2013金菩提禪師答疑錄【金菩提禪師弘法系列】

字體:

  • 大家好!我們的論壇和信箱經常收到大家的一些問題,有生活類的,有修行類的,還有一些關於婚姻戀愛、子女教育的。這些問題來自方方面面,今天就抽個時間給大家適當地解釋一下。我解釋這些問題只是代表我個人的看法、建議,希望有一點參考價值。

    問題1:佩戴各種飾品,譬如說,佩戴玉、金銀首飾或者是珊瑚念珠、檀香、沉香的飾品等等,對身體、修行、生活、工作、運氣有什麼好處?
    金菩提禪師:這個問題挺好的。我個人比較喜歡這些天然的寶貝,比如玉石,乃至一些覺得比較有緣分的石頭。我認為,佩戴一些天然的珠寶,對人體通常是有好處的。我比較喜歡佩戴玉石、沉香這些寶物。這些天然的寶物,無論是石頭、金銀還是植物,都吸收了天地日月的精華,本身就具有一定的自然能量。當天地製造萬物的時候,它的能量分布整體是均勻的,但是到了某個個體,有的是極端的。
    譬如說,我個人感覺玉石吸收天地日月精華就比較強烈。玉石吸收的能量對清淨、清涼、解毒、敗火、鎮靜、美容、通暢經絡都是有好處的。所以很多人,尤其是亞洲人,很喜歡玉石。我覺得適當的佩戴對我們的健康、運氣應該都是有好處的。
    金銀也是同樣的作用。女士們戴的首飾,有很多是合成的。比如說,銅的、鐵的鍍一點銀,或是薄薄地鍍一點金,最嚴重的是鍍假金。這樣戴在耳朵上,戴在手指上,就可能會出現過敏的現象。但是,反回來,如果戴純金的或接近於純金的飾品,人體就能接受。黃金抗酸鹼的這種穩定性,我相信能給人帶來心靈的穩定和清淨。所以有很多人有一段時間並不是為了追趕時髦,但就想戴個金戒指或者金項鏈、小手鏈等等。這個強烈需求有時候可能是身體的需求。今天,我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說,黃金本身就是來自於宇宙的一種特殊物質,是宇宙星球之間撞擊的一個產物。它本身並非是來自於地球的化合產物。這種物質比較特別,所以人體容易接受,它的抗酸鹼能力也特別穩定,通電性很強,傳感性很強,所以被用作高級音響上的接頭、接觸點。那麼,我們來分析它的這種特性,應該對人體有好處。白銀也有類似的功能,但是它的作用可能不如黃金。就白金和黃金來說,我個人比較傾向於黃金。如果不怕別人笑話,我會找人做一個多層電鍍的黃金手鐲。但我怕他們笑話我,戴上個大黃金手鐲像黑社會的,就沒敢戴。但是,我真覺得黃金對人體有好處。

    還有一些更珍貴和稀有的材料,比如沉香。現在我手上就拿了一小串沉香,味道非常好。好的沉香,香中帶甜。當然不是染色、不是染味的,是天然的。它的作用也是非常好,對人體有好處,可以鎮靜、消毒、解毒,還可以避邪氣。邪氣分兩個部分:第一個,中醫學所說邪氣是病氣。沉香可能會對某種氣息的能量傳遞的傳染病,有迴避的作用。我個人認為,佩戴沉香可能會阻擋住一些傳染病對你的感染。第二個,邪氣是指靈魂類、鬼邪類等不可思議的生命能量。通常很多宗教人士、全世界幾大宗教的修行者和首領都喜歡佩戴沉香或者檀香等這些特殊的天然的香。第一可以避邪;第二容易溝通神靈,讓邪氣不沾身,讓自己的心更清淨。把香燃燒了去獻給神佛,獻給自己所崇拜的神靈,通過這個香味傳遞自己的真誠,讓自己所恭敬的佛、神收到自己的心意。
    通常,香味是代表著好的、正面的、純淨的這一類味道訊息;臭味就代表著不好的、疾病的、污濁的、穢氣的訊息。穢氣從顏色上來說是灰土色,不好的;而味道偏酸、臭,不好聞。我在和人接觸之中,見過少數得這種邪氣病的,這種病真的有,在醫學裡叫「癔病」。其實,就是因為某種原因,和一些邪惡的靈魂接觸到了,這個靈魂依附他的身體不離開,使他神經失常。這種邪病一旦發作,身體上或口腔裡所散發出來的,是非常難聞噁心的、像吃了一百個蔥頭一樣的臭味道。那是很邪的邪氣。
    通常,世間的萬物大致上有個區分——香味代表好的;臭的、比較令人噁心的味道通常代表不好的。從顏色上來說,清靜的、美的,當然包括紅、黃、綠、紫、藍,這些都是很好的。但是,有些不好的信息是灰黑色的。你看到後,心裡就有某種感覺,譬如說覺得帶有死亡氣息、毀滅氣息、跌落信息、疾病信息……讓你有這種感應。從面相學來說,一個人運氣比較好的時候,叫鴻運當頭;運氣大好的時候,五華聚頂,就是美麗斑斕的色彩,很好的、喜悅的那種狀態。當然,這個狀態也包括人的眼神、皮膚,尤其是臉部、額頭部、皮膚都放著很健康的光,都有非常好的氣息和光澤。皮膚上放著光的人,身上的味道通常就不會特別噁心,或者還會有好的味道。這裡頭學問很多,深入地說,如果你和一個人有婚姻之緣,可能除了喜歡他的長相之外,還會喜歡他的味道。有的人的味道,你一聞,按當代流行的話說,就覺得不是自己的菜。為什麼說菜呢?就是口味的意思。當你聞到這種味道的時候,你心裡就告訴自己,這個人不是我的終身伴侶。有時候,工作同事也是這樣子,有相貌的喜歡、身體氣息的喜歡。

    氣息是指氣質,還有味道、色彩,這些都有。
    話說回來,適當佩戴一些比較好的、有香味的寶物,包括玉石、金銀等,對我們方方面面都是有幫助的。當然,不能過多地佩戴,過多佩戴,反而會有一些副作用。比如,戴金太多了,第一個副作用就是容易被打劫;第二個又很沉;或者接受自然的信息太多,反而會讓你的大腦混亂。但沉香、檀香適當地佩戴都是有好處的。

    問題2:我今年二十四歲,目前單身,想問您如何才能找到合適的交往對象?我身邊的女生都不是單身,根本連個機會都沒有,我每天都在您的法照前與您溝通,希望您能夠幫我找到合適的對象,我會好好珍惜。

    金菩提禪師:這個問題挺怪。這位小伙子二十四歲,急什麼呀?現在都是大齡才結婚,三十七八歲結婚也不晚。在他現實的生活、工作中,周圍的人都是已婚的,他怎樣才能找到女朋友?這個部分,就要自己調整,師父沒有辦法。要在工作時或者是工作之餘,去一些單身女性可能出現的地方,多找點機會接觸一些單身女性。要去尋找機會。旁邊都是已婚的,當然機會就極少了,這個要自己去製造。

    說到小伙子、男人找對象這個問題,現在不是流行「高、富、帥」嗎?比如,你長得夠不夠高?其實,「高」的概念是指身體——身體是不是健康?是不是有一個基本健康的身體、有一個高度、有個基本的相貌?其實,這也是很重要的。我們說不注重外表,但那是不可能的。沒有人嫁給一頭豬,對不對?所以外表還是確認一個人的基本感覺的東西。外表很重要。
    第二就是你在做什麼工作。通常,能力產生魅力。我們外表的樣子也不好改變,這是父母親給的、上天給的,真的不容易改變。但是,我認識的各個年齡的人裡面,就有很多很招人喜歡的人。無論性別,無論男女,當個人能力比較好的時候,哪怕大家一開始接受他的外形不容易,到後來大家都覺得非常崇拜他,對他非常好,這就是因為能力產生魅力,產生人緣。所以無論男女,無論外形是長得好一點還是差一點,我都希望青年朋友們有一定的能力。因此,希望大家首先要有一技之長,還有比較綜合的學問。其實,雜七雜八的書也都是學問。大家需要有知識的魅力。真正的帥氣是在於知識美。

    高富帥的富——我覺得如果真的有一技之長,就能創造財富,能養老婆孩子,能買房子、持家。所以希望一切有緣的青年朋友們要有一定的能力,有才學,有更多的知識。今天到了一個網路和訊息爆炸的時代,人們從各個渠道都能吸收到這種大世界的知識,所以現在更是一個比知識的時代。我們作為華人,看中國歷史上一切去爭霸世界的英雄們,其實比的還是知識。

    有人說,在古代——冷兵器時代,比的是體力、武功。那麼,武功算不算知識呢?製造兵器算不算知識呢?有幾個人能製造出削鐵如泥的寶刀、寶劍來呢?這都是知識。在今天這個時代,當代人就更容易獲取知識了,獲取知識的通道也太多了。比如,抽空去圖書館,就可以免費地借閱各種各樣的書籍。所以在這個時候,更是在比知識。

    還要提醒青年朋友們:要有博學的知識,那麼更重要的是要有一個知識的積累點和突破口。你哪一個方面是最強的,那也就叫專業性。你需要有專業的知識走向人生、走向社會,成為展示自己綜合能力的一個突破口。你需要這個突破口,來表現自己的各種能力和才學。高富帥的富,也是先從知識的豐富,到變成經濟的富有。這是相互可以轉換的。
    所以我剛才提醒道:第一,希望你去創造一些條件,到單身女生有可能出現或者比較多的地方,這樣找對象的機率就比較高;第二,你需要更好的、更廣博的知識,才能讓自己更有魅力。知識更多才能讓你富有。從知識的豐富,到變成錢、財、物的富裕,這都是相互在轉換著。希望你能得到一點點益處。我的說法不一定是完美的,也希望一切有緣的青年朋友們來彌補我的說法。

    反之,女孩找男朋友也一樣。在女人堆兒裡,實在難找男朋友。除非,做母親的看到這個女孩還不錯,然後介紹給兒子。但是,能夠直接去戀愛是最好的,因為了解對方才能決定他是不是自己的終身伴侶。所以希望大家給自己多提供一點兒接觸異性的機會,可以人為地去創造、去努力。剛才給男孩的建議,其實是男女共用的。有知識,才能創造財富;有知識,才能讓自己更美麗,更有魅力。謝謝大家!

    問題3:有人在論壇上提到國內菩提禪堂開班修行的事情,而論壇管理員說現在國內並沒有菩提禪堂。請師父對這件事情再解釋一下。
    金菩提禪師:我聽說這個問題也是很久了。在中國大陸,我聽說有禪堂、道場、佛堂等這些不同的名目——給菩提同修一個修行的場所。這些在國外幾乎所有的國家都是允許的,但在我們國家,一直到現在,還沒有明文規定地允許。因為政府的這個規範的問題,所以在中國大陸,我沒有或明或暗地設立任何菩提修行的機構。一切打著這個名義的弟子也好,非弟子也好,這是他們的個人所為,與我沒什麼關係。

    幫助一切有緣的人離苦得樂,這是一個佛弟子本應該擁有的使命。但是,作為在菩提禪修這個名分下的教學,我需要給大家做一個最鄭重的溝通:因為,修行的教學需要有很好的基礎,它是一份知識,不是你隨便編或想像而來的。我們要真正達到好的修行效果,還要有一個心靈的高度,才可能真正幫助更多的人。所以打著菩提的名號或我的名號的這些有緣人,我希望你要謹慎從事,不希望你或明或暗地在目前的中國大陸地區建立菩提的道場。從現在的法律角度來說,就有一個版權和知識產權的問題,你應該尊重我!你打著我的名字,要獲得我的同意才行。這個希望你好自為之——因為你的境界、修養就決定了你能不能帶好其他人。

    更何況,還有的人是打著我或菩提的名號,傳授不同的方法。有人說,我是某某人,跟金菩提禪師學了之後,就達到極高的程度,跟我學都不用參加菩提之後的任何一個班了。那只是個人的一個臆想、夢想而已。在全世界的修行內容上,菩提的班次到現在只傳了三分之一,沒有傳的,還沒有人會;你們在傳的,都在我所教的範圍裡,所以不要大包大攬地說,跟你學的人以後都不用再學了。那是個人的一個錯誤行為!希望真正喜歡菩提禪修的人睜大眼睛,有機會的時候,能夠到國外的道場,適當地參加一些進修和學習。所以我就擔憂兩大部分——一個是國家法律,第二個是你的修行水平、層次。不要誤導大家。謝謝大家!

    問題4:禪師好!有人說,在國內參加了所謂的菩提老弟子開辦的菩提提高班。在這個班上,有一位老師叫許祖書,他教授了白骨禪和白骨拜,還自己錄製發行了正式的學習教材。這位許老師自稱這個方法是您傳授給他的。他還說,他的法名叫作「真誠」,就是您給他起的法名,但實際上,在查證過之後,並沒有這個法名。那麼,想問一下師父對這件事情有什麼看法?
    金菩提禪師:這個人叫許祖書,是嗎?我對這位朋友沒有絲毫的印象,應該不屬於菩提老弟子。如果是的話,可能也很少和我個人有私人往來。白骨觀,我曾經倡導一些修得好的弟子去修,但是沒有明確地去傳授,更沒有委託任何一位同修、個人來製作這個教材。從菩提的法門來說,他是違背這個規定的,也違背了一位菩提弟子的職權。作為弟子,對師父要尊重、恭敬。師父目前還活得好好的,還在世,你沒有經過師父和菩提法門委員會的委託,自己私自製作某一種未發行的教材,這本身是一種對人的不尊重。所以也奉勸這位許祖書,希望你這個行為得以改正。這種方法不適合大眾修行,不適合進行廣泛學習,容易出偏。

    我在傳法之中,經過反覆地琢磨、研究、感悟,才提純出來了幾種修行方法,像兩種《大光明修持法》、《清淨觀想法》、菩提的幾種念佛法、大禮拜,還有八卦內功。這些是非常安全又有效的,適合廣大民眾來修行。所以你不要為了嘩眾取寵,推出一種密法,讓大家來跟你學。大家覺得新鮮,其實不該傳,而且你個人也不會。許祖書所傳的那個方法,還錄了音,我聽那個錄音了,是錯的。

    如果有人,無論是不是同修或者是不是菩提弟子,打著菩提或我個人的名號,傳授任何奇特方法的,都沒有經過我授權。正式經過授權的,只有菩提的正式雜誌和正式網站上所刊登的幾個禪堂,他們目前傳的還是正法。除此之外,其他人的都不保證。

    希望大家既然學佛,就要做一個好人。第一個,尊重人,尊重人家的人格和尊嚴,不可去盜版。第二個,有個知識產權的問題——你傳我的法,我給你授權了沒有?第三個,不要利用眾多的菩提弟子。你去這樣傳法,圖的是什麼?我相信,你可能並沒有圖讓大家成佛吧?所以希望你好自為之。除了這個人之外,還有山東的、河北的。還有人說:「我現在傳的法已經涵蓋了菩提所有的法了,你們要跟我學的話,都不用見金菩提禪師了,我就帶你們上西天了。」吹什麼牛的都有。所以菩提弟子好自為之,這樣亂說話的人,什麼時候都是有的。關於這個問題,我就講這麼多。謝謝!

    問題5:有人說,在夢中或禪境之中跟您拜師,然後獲得法名;或者在禪境中,您傳授了他特別的咒語、念佛的方法;還有人說,跟您通過電話或者是學習了超度的咒語等等。他會在國內教人或者是幫人超度,有時候還收取一定的費用。請您就這些事情解釋一下。
    金菩提禪師:這個問題比較難以解釋,因為禪法的修行、打坐的修行是內在的,外在的動作很少,不像練武功,表面上能看到一些動作,這種修行是靜的,外靜內動。這個內動是指心動,是很難琢磨的。會不會有在坐禪之中的某種靈感,或是圖像、文字、咒語等等這些事情發生呢?這是有可能的。還有像剛才問的問題,有的人是夢到我給他傳授咒語、賜法名,或者是讓他去做一個什麼樣的特殊事情,這個東西可能是有過的。但是,你要自己去考慮和把握,因為夢境和禪境與現實是有距離的。有這種現象的同修,如果你有緣分,可以到我們國外的禪堂來諮詢;如果有緣分能碰到我——我並不神秘,像近期在台灣、馬來西亞或者加拿大都有可能碰到我的——你可以去印證這件事情。不要把在禪境和夢境發生的事情當作一件大事來進行推廣和宣傳。這個需要你仔細地思考。

    有的人說得到了一些啟發去給人超度、調理、幫人解決問題後,有收費。我倡導菩提弟子幫人不要收費。真正的菩提弟子,不會去用這個來換取金錢,更不能去掙往生者的錢。如果對方失去親人,找你超度,不要收費。因為第一,不知道你能不能超度人家,如果鬼魂纏身,纏住你這個超度者,那痛苦就會發生了,你可能就會生活得比較痛苦。
    在國內,曾經有一位拜過師的弟子,是出家人的身分,在寺院裡頭修行、工作。按照中國人的習俗,自己的親人去世了,會找一個出家人來給超度,希望得到佛菩薩的接引,往生極樂世界。

    所有往生者的親人都會有這種心願。這不是迷信,是心靈的一個寄託、慰藉,有這麼一個需求。但是,如果沒有修行,本身對佛的發心又不夠真誠,遇到的問題就大了。對方要超度親人,這位同修要收費,收費還挺高——別人都傳他法力高,法力高就給錢多。結果,弄得他晚上所有的燈乃至廁所的燈都一定要開到最亮,因為總看到鬼。晚上就失眠,嚇得睡不著覺;好不容易睡著了之後,朦朧的鬼就變成真實的鬼來到他的夢中,把他攪和得沒有一天安寧,沒有一宿能睡好覺,氣色也是非常難看。

    他後來就找我。一開始不說實話,他說:「我出家,我就修行。」

    我說:「你好好修了嗎?」

    他說:「一個禮拜做兩次大光明。」

    「那你平時做什麼呢?」

    「主要是超度。」

    他後來才給我說,他問我:「師父,這些靈魂都被我超度到哪兒去了?幫我看看。」他自己也不清楚。
    如果你自己沒有定力、念力,沒有對佛要完全奉獻,奉獻自己的整個生命,奉獻自己的愛情、親情,沒有這一生的精力要全部為佛服務,要侍奉佛、侍奉眾生,如果沒有這樣一種堅強的願望,就不要去出家,也不要做這件事。何況很多人也沒有好好修行,家裡又有老婆孩子、一大堆的家人,如果你把這些鬼魂引到家來呢?其實挺危險的,會發生問題,所以要小心。幫人別收費,鬼魂不找你,無私地幫人,就沒有事。把你最真誠的祝福給他,鬼魂就得以解脫。這個還不在於你有沒有出家,在於你自己的修行和對佛的真誠度。所以真正的信佛是很重要的,不要完全為了經濟利益去做這件事情。這個真的很危險。

    如果在所謂的夢中或是禪境中,師父給你授法了,你在做這些事情——不管是所謂超度、調理,或是幫人做一些心靈上的開示以及去幫人的方方面面的行為,都不要去貪圖財色名利,淡化這些去幫人,才可能讓自己越來越好,越來越有智慧、健康、自信,乃至更有法力。當你貪圖了這些之後,可能會有些事情就不如我說的那麼好了。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找各種藉口來滿足自己貪婪的欲望。
    希望所有的菩提同修無私地幫人。不能「我表面上不貪財,我心裡實際上在貪財」,那更是有問題了。真正地把自己的生命獻給眾生、獻給佛陀,哪還能用這個東西去漁利呢?那是一種罪過。所以希望大家用非常理性的態度來思考和體會你在禪境和夢境之中所得到的法。如果有,我覺得也很正常。那麼,希望你找機會到國外的菩提道場認真學習,加強自己的修行,加強自己的發心,提升自己的法力,之後才能做服務眾生的事情。謝謝!

    問題6:請問自家香爐裡的香灰多了之後,應該怎麼處理?還有早些年的掛曆、雜誌或是其他的宣傳品上有禪師的照片或者是佛像,應該怎麼辦?
    金菩提禪師:自家燒香的香爐裡,香灰越積越多,怎麼處理?供佛的香爐燒出來的香灰,是吉祥的寶物。我個人的觀點是,多餘的香灰可以分享給一些新的菩提同修或弟子家。

    很多新的菩提同修或弟子家的香爐裡是空的,要想供佛、供菩薩的話,通常要先用米來插香,要不然固定不住。那麼,老香爐燒久了之後,香灰積累多了之後,插香就不用米了。我們家裡的香灰一旦多了,是個好事情,不要浪費掉,就分給其他供佛的人家。有些人家裡頭,就發愁香爐的灰少,還要弄別的填充物,所以很多人家希望得到香灰。然而,在暫時沒有找到這種有緣的人家的時候,可以把多餘的香灰裝在一個塑料袋裡頭,裝起來,綁好了。要是按照古人說的話,這個香灰是能治病的。尤其你是在供佛,還有菩提同修在實修、念佛、禮拜,所以家裡的佛像、香爐、香灰都沾了佛光,都是有靈性的,是寶物。現在用不到的時候,就應該弄個塑料袋收集起來、綁好了,將來有用處。

    拿我過去的經歷來說,如果鄰居家或附近有人去世了,有人擔心鬼魂跑到你們家來,賴著不走,做客。怎麼辦呢?那都不是用香灰了——很多人家根本沒那麼多香灰,也捨不得用香灰,就把過去燒火做飯的柴火灰撒在自己門口擋著一圈——好像外面有水災,在家門前擋起來,水不要進來一樣。在門口上、窗戶外面都拿這個柴火灰撒上一道線,因為它是火燒出來的,具有這個能量。那麼,香爐裡的香灰就更有這個能量了。
    再就是,比如說,有些地方發炎了,或是刀割破了、不小心切菜切破手了,用一點兒新的香灰抹上去,很快就會好。從它的物質原理來講,很簡單,香料加一些易燃的木頭或竹子這些東西,燒完之後,就是一種有消毒、消炎和快速傷口癒合作用的東西。這是好東西,別亂扔。但如果說扔掉了,也沒關係,可以當肥料放在樹和花盆裡面,是好的肥料。幾乎一切可燃燒的植物類的灰,都是肥料。這是最起碼的一個作用。

    如果掛曆、年曆等紙張上、圖片上有佛像、菩薩像、我的像,或是你相信的某些師父的像,該怎麼辦呢?如果覺得牆上貼太多了,就可以收起來,存放在一些合適的地方,拿紙包好。一張紙也占不了什麼面積。有的人,今年的掛曆用過了,把底下的時間剪掉,把照片鑲在鏡框裡掛起來。我覺得,家裡多一點神像、佛像沒什麼壞處,是吉祥的。我個人的照片呢?我覺得,我也是個吉祥的人,天天修行,天天念佛,天天祝福大家,應該還算是個好人吧!所以你家裡多一張我的照片也沒什麼壞處,只能更吉祥。有人說,我就是不掛,那我該怎麼處理?你就當廢報紙扔了,沒問題。無論是佛像也好,我的像也好,其實,這種精神是無處不在的。你今天家裡多餘了,把它扔掉,也沒有關係。有的時候,給其他同修結緣了,也可以,無所謂的事情。你覺得扔了又怕遭報應,這也沒關係,佛也不會去收拾你這麼一個不懂事的人,我更不會跟你計較。只要能給你帶來好處,我就都樂意幹。沒有問題的。


    甚至說,有的人家裡過去信奉不同的宗教、不同的師父,或者過去你的長輩信佛,現在你年輕人不信了,問這些佛器、法器該怎麼處理?如果說長輩信佛,現在青年人不信了,那我希望菩提同修先把這些佛寶收集起來,說不定還是文物呢!第二個,長輩信奉它、供奉它,可能這麼多年都有靈性。青年人不信了之後,我們菩提同修先收集起來,供在自己家裡頭,等有機緣的時候,請到國外的菩提道場,我來供奉。好多人收集都收集不到真的,還做假,我們有真的還想扔了,那不是可惜嗎?從文物角度來說,值錢;從法力角度來說,是最吉祥的,都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你們知道嗎?今天在國外,像我這樣的一個修行人好人使用過、祝福過、加持過的這麼一串珠子——當然每個師父的價錢是不一樣的,像我這種比較低級的師父,這一串珠子當中的一顆最少也是十萬美金。它就什麼材質都不是,是泥巴的,也值這個錢。為什麼呢?也許你戴上它就避開一次死亡事故。生命是可貴的,生命是無價的,難道它不值嗎?何況你家的先輩、祖宗供奉了很多年的這些佛寶?所以菩提同修多收一些真正被供奉過、使用過多年的佛寶回來。二三十年的都算少的了,我這兒已經收到了幾十尊,從清代、宋代到唐代的佛寶、佛像、香爐都有。我高興得不得了——這是寶貝,甚至是花錢都請不到的。

    如果說你過去信奉不同的宗教和神靈,現在信菩提、信佛,該怎麼辦?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其實有點難度。我給你的出路就是,如果你真不信過去你所信奉的了,那麼這些神像類的用具,你可以請回到過去你信奉的宗教的寺院或者是那個集中處,去退還給人家,讓人家拿這些神像和用具給其他的有緣人結緣。我希望是這樣。我反對今天你在這兒信菩提、信師父,家裡的甚至其他的佛像,只要師父沒說過的,都給砸了,如果這樣,你的心就太不可思議了。學佛是學著慈悲,學著包容,學著去容納一切,而不是毀滅一切。我不信你,就把你毀滅了,那是不行的。你家裡過去供的這些佛像、神像,可以繼續供,如果不是真正的大神,如果信一條蛇或者信一個狐狸之類的,這都不是正神。中國人在傳統上有稱呼的——比如,我信耶穌基督,全世界公認的神像,這個屬於正神;我信的佛菩薩,這是正神;中國道教所信的元始天尊,這是正神。一些動物類的神靈就不是正神,什麼象神、狗熊神、蛇神,有的不叫神,叫仙──蛇仙、黃仙(黃仙是黃鼠狼或是狐狸之類的)、狐仙等等的,都不是正神。通常,在有正神的情況下,不去信這些小神。那麼,過去信的這些東西,你可以歸還到原處,不再做正式的供奉,但是,我反對毀滅——把它砸壞了,或是扔到荒郊野外等等的,這都不合適。請它回到原處,或者請到某一個寺院裡去,千萬不要毀壞,愛護眾生,哪怕就是一個小神、小仙都要去恭敬,但是不一定去供奉。我們在處理的時候,一定要用慈悲心去面對、解決這些問題。

    問題7:有人說,在網路上有很多虛擬的空間,比如說YG、YY還有 QQ 等等,特別提到一個叫「吉祥菩提」的QQ群,是美國一位叫高裕惠的女士開的,她另外一個名字叫高儷寧,網名叫「榕城宇世」。她自稱是菩提法門的傳法老師,並在QQ空間和一些網路媒體中傳法、幫人調理、超度等等,還會送大家禮物。除了傳佛法之外,她還會把道教等等的,還有民間有名的神仙方術,都混在一起給大家傳授。我很疑惑,這位女士到底是不是菩提的傳法老師?
    金菩提禪師:這種問題挺多的。今天這個世界到了一個多媒體時代,到了一個利用這些不可思議的空間來做一些事情的時間點,未來這種虛擬的概念就更多了。所謂虛擬的菩提道場、網路空間,應該各種、各類、各國的都有。那麼,以做事情來分析,她的目的是什麼?這是第一。第二個,她的修行境界夠不夠?如果她的修行境界不夠,最終的結果是誤導大家。

    但是,這種網路的虛擬道場、空間的好處是跨距離的、遠距離的,可以給一些不方便來菩提正式道場的人一個學習或者解脫的機會、一個方便。這本身倒是個好事。
    但是,她的境界如何?像這位同修講到的美國的這位姓高的女士,至少目前還不是正式的菩提傳法老師,我更沒有傳授給她,也沒有讓她利用更多的不同宗教的、不同法門的東西來給大家調理、幫忙,她應該還不具備菩提高級禪師的正式資格。這個人也沒有在正式的菩提道場做過更多的修行,只是在網路中,真人也不容易見得到。我認為她個人可能還未達到菩提高級禪師的境界,所以也希望大家各自好自為之。

    因為對佛法本身有真正認識的人比較少;對菩提的修行和傳播真的有境界的人,也不是特別多。你想想有幾位修得特別好的人,又在網路空間裡頭跟大家特別熟悉呢?因為很多的時間都在修行,都在給大家說法、度人,而沒有更多的時間到網路上自己開個空間,二十四小時盯在那裡。說實在話,一天有超過十個小時的時間盯在網路上,哪有時間修行?我們還要睡覺、吃飯,還要起來稍稍活動一下,再有點社交,請問你哪有時間來修行?這樣一直在網路上經營菩提、打著菩提機構名義的這些人,可能目前根本就沒有修,可能是在利用佛法和菩提的慈悲心、普度眾生之心,用著這個感覺,用著很多人對菩提的這份情感和信任在做自己想做的事。真正的目的是什麼,我不知道。
    希望真正想獲得菩提的法、真正要獲得幫助的人,到菩提道場接受正式的訓練,這才是一個正道,否則,出了偏差,會引來痛苦,引來身心靈的混亂。想得到好處,但是得到的是痛苦,那是危險的。那麼,也希望在網路上非常活躍的這些相對年輕的朋友,你要想真正地發心做好事,希望你正式到菩提道場來,正正經經、規規範範地學習,否則就是妄法。因為不修,哪來智慧?不修,哪來法力?

    問題8:我有高血壓、糖尿病幾十年了,走八卦三個月後,已經不需要吃藥了。請問師父現在應該如何修行?是否需要繼續走八卦?
    金菩提禪師:我建議這樣的身體狀況,一個是可以堅持走八卦;另一個還可以配合菩提一些其他的禪修方法,譬如說《大光明修持法》、大禮拜,穿插著結合起來修。我推出的幾種修行方法,從宏觀大歷史來說,幾乎都在十幾年之內相續推出來的,當代的人可能就會問:到底要選擇修哪一個法?
    每一種功夫都是有針對性的,每一種功夫都有它特有的性能。譬如《大光明修持法》就是讓身體快速地恢復健康,得到智慧和慈悲,尤其是激發出慈悲心。通過慈悲心的升起,讓自己從一個渺小的凡人變成一位無私的聖人。先從心態、精神領域把自己塑造成這種感覺,這樣我們的能量、發心、意念就會引發佛菩薩的加持,讓我們能快速地離苦得樂,脫離疾病的困擾,脫離痛苦。同時,慈悲心還能把我們的心胸擴大,一旦我們心胸、世界觀變得比較博大之後,很多疾病自然就消除了,很多過去障礙住自己的問題都不再是問題了。
    八卦內功是我小時候練過的一種道家功夫,並不是來源於佛門。真正修道的人,其實也是修慈悲之道、修自己,讓自己從一個平凡的、貧苦的人到達解脫的境界,成為一個最最高尚的人。這被稱為是修道。其實,只是和佛教的名詞不同而已。

    我也深深受益於八卦內功。它和今天在中國流行的武功八卦掌及內家拳是略有不同的。看似都是伸著手臂在走圈,但是產生的作用分幾個類別:第一個是能快速增強能量,強身健體。我發現,很多疾病是因為能量不足而造成的。很多人中午吃完飯之後就開始打瞌睡,沒精神。有一種原因是吃得太飽。但是,如果只吃了一點兒午飯也打瞌睡,而且到了下午三點以後已經全身無力了,這就是能量匱乏的表現。

    有這種情況的人,不管從事哪一個與腦力勞動有關的行業,請問他能有創造力嗎?連正常的工作能力都沒有。人腦就像電腦一樣。電腦如果供不上電,就不能正常運轉,就變成一個不起作用的電腦,會比人腦還要慢。我們的大腦本來是聰明的,但是當能量供不上去的時候,原來聰明的大腦就會變得不聰明。我只是舉一個例子。
    好多疾病是因為能量缺乏而造成的。所以,我把八卦內功推出來,讓有緣人修,尤其是身體素質特別差的人,還有大手術之後想早點康復的人、想預防心腦疾病的人。也可以說,每個中年人,如果有機會、有緣分的話,都應該走八卦。因為人到中老年之後,最容易發生的一個致命問題,不是癌症,而是心腦血管疾病。在美國,心臟病成為第一要命的殺手,癌症反而排名第三。大家不妨上網查一下就知道了。心腦血管疾病將成為現代人和未來人最需要防範的健康問題。而八卦內功對於心腦血管的幫助是非常大的。這是第一個好處。第二個是針對重病之後的人,尤其是做過手術、開過肚子的人。他們的能量已經散掉了,八卦內功可以幫助他們快速地恢復能量。第三個是對開發智慧可能有幫助。我就不深講了,目前還沒有教到那一步。但是八卦內功有這個作用,它能開發我們的智慧,甚至超過你的想像。深度開發智慧、讓一個人的智慧大到不可思議,都是有可能的。

    我的師父還告訴我,八卦內功對癌症的防治或者康復可能有作用。任何東西的作用,都要分時期。譬如說,某一個礦物質或是某一種木材上有抗癌的物質,並不代表大家吃它癌症就真的能好,只是代表它具有這種功能。在吃這種藥物的時候,要想針對治療你的癌症,可能還需要你吃的時間點合適、吃的量合適、整個的療程非常恰當,這樣才可能有最好的作用。如果吃的時間點不對,比如癌症已經到了晚期,我估計吃藥也不起作用了。所以,要分時期。我們來修八卦內功也一樣,也要分時期。我還是倡導預防。預防性醫療是最智慧的醫療方式,但是,當沒有發現身體裡有某種要命的疾病的時候,我們很少會去加入一個健身和修行的行列。怎麼辦呢?只能說,等待有緣人吧。

    至於大禮拜,如果高血壓發作比較頻繁、比較嚴重的人,先不要做,因為很容易出現更強烈的反應。大禮拜適合身體素質還湊合乃至有一些非高血壓類疾病的人、有傲慢之心的人、要想開發更高的能力的人;不適合兩個月內做過手術的人,有時傷口處會有種被撕裂的感覺,對傷口癒合不好,但是對健康有好處。常做大禮拜的人,會得到很多種好處:第一個是預防所謂心腦血管、高血壓等等這類疾病;第二個是對內臟的幾種疾病,如肝病、胃病,甚至是婦科疾病、關節炎、失眠症等,都有非常大的好處;第三個是減肥,主要是減小肚子,這個特別好。有很多人為了減肥,吃減肥藥。第一,減肥藥有副作用;第二,減肥藥是使整個身體一起減,不會說只針對局部減肥,除非是做手術。但是,做大禮拜,通常出現的減肥效果是減小肚子,就非常好。對於很多有腿部行走問題的人來說,做大禮拜或者是走八卦反而有幫助。這裡只是簡單地舉例來說,某些功夫推出來是有相對的針對性的。
    念佛修定力,也在修你的功德吉祥,讓一個人的承受力變大乃至開發智力,還可能使一些慢性疾病變好。所以,像前面這位高血壓的同修,他走八卦內功好了,還可以摻雜著做一些禮拜和大光明的修法。

    問題9:請問師父,走完八卦是不是需要像修完大光明一樣完整地收功?最後收功的時候,有沒有講究是走完七圈半就收功,還是走完八圈半再收功?
    金菩提禪師:可能在對自己刻意要求的時候,我們對這個數字會有點小小的疑惑和障礙。對於走八圈半或是七圈半這個概念,沒有特定的要求。如果我們的意念只是放在具體走了幾圈上,雖然做到了聚精會神,但是神卻不在該在的地方,也就是你的意念點是錯的。我小時候走八卦,也是走著走著就忘了走幾圈了。有時候我就當作第八圈吧,但是我可能已經走了十二圈了。八圈,我就開始換手換方向了。我不會詳細地記那個數字。那樣是錯的。所以,根本不要在意是走了七圈半,還是八圈半。

    我更在意的是:第一,你做得是否規範;第二,你每天走八卦,總共走了多長時間?這是我最關注的部分。這才決定了對你的作用。如果說,你做得非常規範,但你只做了五分鐘,它的作用就很小。如果做了四十分鐘以上,作用就非常明顯。所以,問題當中的多一圈、少一圈,神不會在意,本師父更不在乎。

    還有像收功多少的問題,這也不是個事兒。我們收功之後,一定要做的動作是:將我們一開始聚的氣——用意念在下腹部丹田處(也就是小肚子處)聚的氣,從意念上再把這個氣放掉。因為你聚氣也是意念加動作,所以走完八卦之後,一定要再把它散掉,讓這個能量回歸於自然。有人會說:「這樣我能儲存能量嗎?」能!儲存在雲端、儲存在自然界之中,並不需要刻意儲存在自己身體裡。重要的是:我即是自然。這是一種非常高的境界。

    這種境界就有些類似天、地、人合一的境界,叫人天修法,是最高的境界。
    我們不把能量儲存在體內,因為儲存在體內容易出偏。修武林內功的人,還有一些修硬氣功的人,很多著重於呼吸、氣、氣路,還有命、關口。修這種功夫,注重這個部分的人都修不成,一定會出偏,會被障礙住。因為人腦是陰陽組成的,分左右大腦。從醫學上說,大腦的每一個區域都決定著、指揮著身體做什麼。但是,科學家忘記了一件事情:其實這兩個大腦同時還是互補著並且矛盾著。就像晚飯吃什麼。如果你想出兩個答案來就會產生矛盾,想到三個答案時會更矛盾。有時候隨便逛街,你想往哪兒走啊,是左拐還是右拐啊,也會矛盾半天。這樣的人就容易出現意識上的問題,乃至病態的問題。一些類似憂鬱症的問題,也是這麼產生的。更多的選擇,更增加了猶豫,增加了徘徊的機率,是矛盾的。
    所以,當我們修某種功夫的時候,懂得了這種特定,反而變成了障礙。本來是通的,應該是通行的,愣讓你自己腦袋裡的潛意識把它關閉了。但是,並不是你的主觀意識決定關閉它的,而是潛意識。當然,也許是命運。從命理來說的話,誰讓你的功德不夠啊?本來應該修解脫之道的,越修越把自己修成封閉之道了,還不如不修的健康。所以,有些功夫——功夫的類別很多,小到武功之中的內功、氣功,還有純修氣功、純修道術,都有這個問題產生。人體本身就是個矛盾、陰陽之體。

    問題10:論壇上有同修講也想給她的小孫子(7歲)開發一些功能,她的小孫子就能看到老人家身上的一些病氣,或者練功時看到光,或是拍打時看到霧氣、蓮花,到後來晚上還會看到鬼群,而且經常把他看到的東西說出來。請問她的做法妥當嗎?

    金菩提禪師:這位年長的同修做了一件錯事。有些功夫是只有經本師父授權後才能教授,或者經本師父親自教才能把握的。你在亂教授。你愛子心切,希望讓你的孫子在某種能力上更強大,但是,你要先具備這種被授權的法力和使命。你現在這樣做,是在害你的孫子。問題就在於,你的孫子有那麼大的承受力嗎?如果他經常晚上看到鬼,白天也看到鬼,請問他還怎麼上學?還有,他把看到的說出來,這樣還能和他的同學好好相處嗎?他老是上文化課,學習成績又如何?他將會遠離人群啊!這些問題是這位同修根本沒想到的事情。你想到的只是要讓你的孫子能力強大就好。這是錯的。所以,有一些菩提老弟子,我們當年授法給你,是本師父授法給你,而你們自己後來在犯戒。

    師父當時就和你們立過約的:某些部分的功夫是大家不能亂傳的。因為你沒這個資格。等時隔一段時間之後,你就覺得這沒什麼了不起的,你就是傳了。那我們等著看結果吧。這樣做,可能對你的孫子非常不利。第一,他將會沒有朋友。一個孩子從本來有朋友變到沒有朋友,他會怎麼樣呢?會很痛苦!第二,將來他怎麼看這個世界。第三,是未來就業的問題。

    所以,我希望這些所謂的菩提老弟子、老同修們好自為之,不要見不著師父的面兒就亂傳。你在害人!雖然你的心是好的,但是你在害人!它是法,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得了的;就是想接受也不一定承受得了,它還是個福氣。所以,亂傳這種做法是錯的。就像前面回答的問題一樣,有些同修,可能還不是我們的同修,或者修得根本不到那個境界層次,就打著菩提的名義,有的在網上、有的在民間,藉著菩提有一定的信用、有一群愛好者、有些人想學但找不到機會,在傳你知道的所謂的東西,傳歪了。所以,很不幸,這位同修帶歪了自己的孫子。我給你的建議就是:放棄修練。你也別修了,孩子也別修了,這樣才能挽救他。你再也別提這件事了。孩子說他看到的,你就說是假的,是他自己想出來的。這是唯一的出路,因為你已經犯戒了。我現在告訴你的方法,也是最好的挽救孩子的方法。有時候,引導不好,這孩子都能瘋了。我現在制止你們,你們聽了可能不太高興,但是,會避免發生更大的問題。

    問題11:有一位老人家,他的兒子和媳婦結婚很久還沒有懷孕。後來,兒媳婦開始修大光明、走八卦、做大禮拜,幾個月之後就懷孕了。今年三月,生了一個很健康的寶寶。請問師父,這個寶寶幾歲可以開始修行?

    金菩提禪師:孩子太小就談不上修行,因為他不能自控自己的行為,沒有非常清晰的主導意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所以,孩子太小沒法修。只是作為家長,有責任去用行為帶好孩子,用我們所謂的正確的行為去引導孩子。父母親——包括家中的長者,其實是孩子的第一位老師。
    孩子並不是今天你教他什麼,他才會做什麼。通常是你做什麼、你說什麼,他就自然學到什麼。

    所以,想讓自己的孩子早點學佛、早點懂道理,就要用我們所有的行為去感染他。比如說我們修練、念佛、打坐,他能跟著做,就跟著一起做好了,不要太刻意地教。更不要像前面那位詢問者,為了某種目的——想讓自己的孩子變得多麼厲害,一定要讓他做什麼。那是錯的。是用你自己的行為,他想做就跟著你做,但是不要太誇張,這就是對孩子最好的一種教導、引導。當然,最後我恭喜這位同修喜得貴子。

    問題12:一個菩提弟子說自己願意精進修行,追隨師父的腳步,幫助更多的人尋找到離苦得樂的方法。他今年已經大三,就要畢業了。他現在主要困惑的是:不知道應該繼續去學習更高更難的技術,在生活中接受更多的磨練,讓自己變得更強;還是到禪堂來工作,一邊做事,一邊修行,因為他覺得禪堂也是一所最好的大學。所以,他想請問師父,自己應該怎麼做?
    金菩提禪師:對於人生未來的抉擇,我希望自己來做決定。本師父沒辦法指導每一位外面的同修——哪怕是菩提小弟子,我也不能直接這樣指導你。到菩提裡來,是你對菩提的一份信仰和發心;到正常的社會、公司去做事,或者是再讀其他研究性的學校,這也是自己的發心,我沒有辦法指導。

    佛教講發心,什麼是發心呢?就是強烈的願望,強烈的目標感,強烈的責任感乃至非我莫屬的一種責任感。要這樣,才能有動力。今天,師父指導你,往這面走吧。你來到這個地方,膚淺地看,這個地方並不如你所願,你又將如何呢?但如果你有一個非常強烈的發心,而且是長久沉澱下來的一個發心,你就會無怨無悔。
    這使我想起來一部西方的電影,一對夫妻在教堂裡的神父面前所說的話,挺令人感動的。神父問這個新郎:「你真的想好了,要娶某某人為妻嗎?」新郎說:「是!」因為在神的面前,神父就引導他說:「如果她變老了,變醜了,你也同樣愛她?」新郎流著眼淚,重複神父的話,說:「我真的是這樣。」神父接著引導他說:「如果有一天她出了問題了,病倒了,變成殘疾了,變得非常醜陋了,你還一樣去關懷她、照顧她、愛護她嗎?」新郎說:「還是!」這是什麼意思呢?如果你真的發心去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尤其是人生中大的方向性的選擇的時候,這種誓言,有時候還真有點接近於婚姻當中的那種誓言。你真的要想好了:你要跟的這個人,無論是好是壞,你都跟到底了。做這個事業也一樣。不管你遇到的是高興、平坦、勝利,還是挫折、失敗,乃至粉身碎骨,你都要去做了。

    所以,在佛門,真正成為比丘——就是真正的出家人、正規的和尚,是要用生命、靈魂、血液去發誓:盡形壽,不殺生。「盡」是用盡我生命的一切,我不殺生;用盡我的生命,弘揚佛法。盡形壽不邪淫,盡形壽不貪婪,盡形壽苦修苦練,盡形壽普度眾生。所以,一個佛教正式的修行人,他的誓言比結婚典禮的誓言要莊重得多。結婚了,還可以反悔,不行就離了。再去找神父:「神父,我們離了。 」「你不是說,用你的生命去愛她嗎? 」「對。但是,因為她不愛我了,所以我就不愛她了。

    」然而,信佛不同。這是信仰。結婚可以離婚,信仰不能脫離,你不能改的,你只可能是做不好——沒有做得絕對完善的時候。這個部分的動力,我倒希望是來自於這位弟子自己內心真正的願望。這樣,你才會有長久的動力,否則你撐不住的。
    所以,本師父還是希望,有這樣想法的青年小朋友們自己去決定自己的未來。當然,菩提的大門為每一位菩提弟子打開,更為每一位年輕的菩提弟子打開。在這裡,能夠自覺覺他——個人修行從健康到覺悟,同時也要讓全世界有緣人都覺悟,讓眾生離苦得樂。這個誓言是非常大的,是不容易實現的。所以,你們一定要想好了。如果是菩提弟子,請你經常想起這句話,經常問自己:我違背我的誓言了嗎?我做到了多少?我勤修行了嗎?我幫人度人了嗎?困難面前,我把自己隱藏起來了嗎?度人事業我做了多少?這都是要去想的。每一位菩提弟子都應該這樣去想,否則的話,你就不是一位非常合格的菩提弟子。

    問題13:有一位同修看了師父寫的《覺悟之眼看起落人生》這本書之後,受益很大,現在做生意很成功,很想發心,但在國內不知該如何發心。請師父開示。
    金菩提禪師:那非常好!這位同修受益於菩提的啟發,事業有成,想要發心。發心就是心中發出來的願望,或者普度眾生,或者供養佛陀,或者幫助貧苦者。其實,機會到處都有,在國內也有。如果是為未來菩提國際度人道場的發展而發心的話,等以後有機會到國外的菩提道場參觀、修行之後,自己再做決定。目前,我們在國內還沒有機構,沒有道場,所以,希望這位同修到國外的菩提道場來修行。也恭喜他能夠獲得佛法的啟發,讓他事業有成。

    問題14:修行一段時間後,突然發現自己的傲慢心很重,想化解掉,但是不知道如何入手。請師父開示。
    金菩提禪師:這個部分,我想可能很多人都是有的。我在和人接觸之中,發現很多人有多面性。每個人都具有兩面性:一面是在別人面前,想告訴別人,其實我很厲害、我很強大、我很棒;同時另一面就說,其實我啥都不行、我很懦弱、我很膽小。乃至一個大小伙子說:「其實,我一個人睡一個屋子,真的很害怕。」兩面性幾乎人人都有,還有很多人是多面性的,幾個面都有,比如,他對有些事情記得特別清楚,對有些事兒就絕對記不住。

    那麼,什麼是所謂的「我執」和「傲慢」呢?我執就是對自我太欣賞,對自我太執著,或者太在乎自己了。我過去給一些精神系統容易出問題的人講課。這些人在精神方面並沒有受到強烈的外在刺激,譬如破產了;或者多年沒有失過業,突然間失業了——經常失業的人也沒事,習慣了;或者離婚了;或者家裡出橫事了——孩子突然被車撞死了等等。

    人在受到這種不是人為的、強烈的刺激之後,腦神經之中會出現「弱勢」,表現出來的時候,會有一些看似病態的、不太正常的反應。而更多沒有受過這種刺激的人,患自閉症、精神病、憂鬱症的,就是因為過於自我執著。佛教稱之為「我執」,即自我太過於執著、太計較。譬如說,過去跟你玩的同學,這兩天見了你沒打招呼,你這兩天的課都上不下去了,很生氣。我說的不是戀愛關係的兩個人,就是普通的同學。或者有同學哪天白了你一眼,你這一天乃至一個禮拜,聽課都聽不好。這其實是心胸太小了,另外是太在乎自己了。太在乎自己的人,是因為心中沒有一個願望,也就是全身的能量沒有釋放的地方。還有,我執的人一定是不自信的人。好多人的我執來自於不自信,我執就是不自信的表現。真正自信的人,反而用這個能量去關懷別人,我執也有,會很少。

    傲慢是從無明中來。「無明」用現在的話怎麼解釋呢?就是無知。無知,就是什麼都不懂。越什麼都不懂,就越覺得自己「老子天下第一」。古代有一個成語叫「夜郎自大」。我描述一個「夜郎自大」的形象,大家聽完了就能想像出來了。譬如說,有一位男生長得人高馬大,但是他老婆經常打他。他打不過老婆,又惹不起老婆。怎麼辦呢?他等老婆睡著了,跑到廚房裡,面對著窗戶,手叉著腰,站在那兒說:「老子天下第一,我是一家之主。」就是這種可憐的樣子。
    你說自己經常有傲慢心,這是因為不懂造成的。無明就會糊塗,你都不知道自己吃幾碗乾飯。就像有很多人,在武術學校學了兩年武功,就以為打遍天下無敵手了。我估計還沒走出校門,就被門口看門的老頭給臭打一頓。這種笑話多了,因為不知道別人有多厲害。這個問題通常發生在小孩子身上,很多十二三歲的小孩,當你問他將來想做什麼,他會回答:「我要做富豪。」我問過好幾個小女孩:「長大之後,你掙的第一筆錢想買什麼?」她們都說要買輛跑車。有的說:「我要買紅色的跑車。」有的說:「我要買粉色的跑車。

    」更有人說:「我要買黃色的。我長髮披肩,拚命地開,頭髮隨風飄啊飄。」我問:「那你要做什麼工作呢? 」「我那麼美,還找什麼工作呀?」她們因為妄想,不懂啊,覺得等她們長大了,肯定就是這樣子了。那只是叫妄想。這個妄想是虛妄的妄想,不是理想,不是一個努力的方向。這種妄想的行為,也可以稱為是一種自大。過多的自大,只能是內心空虛、缺乏知識、缺乏對別人長處的了解的一種表現。

    再說回到我自己。給大家透露一點我自己的小秘密。我剛剛開始學八卦內功,大概一到三個月左右的時候,當時教我走八卦內功的師父很老了,我跟他學的時間也較短。有一天,我就突發奇想:「是我師父厲害,還是我厲害?如果趁他不注意,我砸他一磚頭,打他一棍子,他真能躲得過嗎?」我真的這麼想過,但是沒敢下手,我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但是這種虛妄心產生了。當然,我沒有動手,我還是很尊重他,但是,我覺得當時這個想法是錯誤的,是小人的想法,是忘恩負義。我自己覺醒得很快——如果今天我師父病倒了,躺在床上,連一隻螞蟻都打不死,難道他就不是我師父了嗎?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何況他那麼大歲數——比我父親年齡還大很多,是給我做爺爺的級別,每天還不辭辛苦地教我,我怎麼能有這樣一種傷天害理的小人之心呢?最後,我自己把這個想法解決了。當有一天,我看到師父和很多位武林高手切磋的時候,自己在心裡暗暗偷著樂:幸虧當初沒敢下手,要敢下手的話,我今天就成殘疾兒童了。
    因為你不知道對方有多厲害,所以才會覺得自己已經很厲害了。越是無知者,越是剛剛掌握了一點知識的人,越容易目中無人,所以叫「夜郎自大」。關起門來,不對著別人,認為自己是老子天下第一,恐怕你走出門去,你的鄰居都比你厲害。所以,那僅僅是一種無知。無知者無畏,並不代表無知能創造這個世界、把握這個世界;無知者無畏,可能會摔更多的跟頭。有的人摔了跟頭,還能學會一招;而有的人這個跟頭摔下去,就摔死了。很多人摔到監獄去了,一生都出不來啊!你如果盲目地殺了人,這一輩子還能有救嗎?沒有救了。所以,夜郎自大者、太自我欣賞者,應該是無知和無能的表現。

    問題15:我母親修行很多年了,但是近兩年給別人調理之後,她自己身體就會非常不舒服。可每次見到需要幫助的人,她又都不忍心不幫對方調理,但幫了之後又會感覺不舒服。請師父開示。

    金菩提禪師:這個問題非常好。菩提弟子能幫人都要幫人,這就是我們法門整個發展中最重要的一點。首先,這位老弟子做的是非常對的。我非常贊成,並且讚美她,功德無量。


    她幫人之後的身體反應,大約有幾個方面的原因。就我的經驗來說,第一個方面是她心理上的一種懼怕。她從意念裡要幫人,這是她慈悲心的體現。但是,一邊想幫人的時候,一邊又覺得這個病挺重的,別沾上我了,不要傳到我身上來。比如說遇到的是癌症病人。癌症病人明擺著就挺要命的,我們在幫他的時候,就會有一種心理上的暗示:疾病別跑我這兒來。再比如說這個人患有愛滋病,愛滋病傳染性很強,要幫他,心裡會想,疾病別傳到我這兒來;不幫,心裡癢癢,想去做這個善事;幫,心裡又總有顧忌。其實,我們是用心靈在幫人,所以,有時候,我們的身體就會產生不舒服的感覺,叫作「假病態感應」,覺得自己也病了。其實,並沒有病,是你吸引來了這種病的一種氣息,它會讓你有一種與病人幾乎類似的感受。在我年輕的時候,也遇到過這樣的事。

    你看到那個病人,病倒在床上的痛苦樣子——有些疾病是用肉眼看得到的,這時候心裡會恐懼。越恐懼,越會有不舒服的感受。後來,我的經驗就是,去忘掉這些煩惱。如果病人是我的父親、我的母親呢?我還會在乎這些嗎?我不怕!用這種不怕的心態去面對。這種信心可能需要你好好在佛前發誓、發願才能增強,這類問題才能消除。根本不懼怕,哪怕讓我替他去死!你有這種勇敢的心了,那種病態的感覺可能就沒有了。或者是,我的身體上暫時有了這種病態的感覺,沒關係,只要能給他排出病來就好。通常的經驗是,越是這樣慈悲而大氣地去幫對方的時候,心裡頭這種平靜和幫助的強烈感覺越會使這種假病態感快速過去,最快幾分鐘,最多三個小時就沒有了。用燈或蠟的明火點個火,將手放在火苗上面,輕輕地烤。不要像烤肉似地烤,手會烤焦,一般人也沒這定力。火能除邪魔,你幫過一些患有嚴重疾病的人,把手放在火上烤一下之後,就能除掉這個邪氣。

    有時候沒有火來烤手,怎麼辦呢?我們通常會用洗手的方法。在洗手的時候,想著:我沾到的這些病氣,通過洗手就洗掉了。在我年輕的時候,甚至故意先在手上抹一點墨水,再搓點肥皂洗,心裡想著:墨水就是那個病。但是,墨水的方法,我只用了一次,之後就再也不用了。洗手時隨便一搓,心裡想沒有了就沒有了。因為我們經常修練,觀想能力就很強。我現在想著身上沾了很多他的疾病,像墨水一樣——我現在很容易就能想得到,用力搓之後,被水沖走了,就被沖走了,確定了這種感覺就可以。不用在意,沒有關係,一般也不會出什麼問題。
    那麼,也有人說,我幫人調了幾次之後,不舒服了好多年。

    這樣的情況,我就不知道你做了什麼。第一,你可能收了他的錢了,貪了他的東西了;第二,你一邊貪著,也一邊害怕著。害怕又沒有解決的方法,因為你沒有一個真正普度眾生的願望。所以,某種疾病——它是一種生命性的訊息,就會附在你的身上,就不走了,從張三的身上到你李四的身上來了。所以,病會不會沾到你的身上,完全由你的心來決定。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就是,你是不是還時常修行?你光想幫人,要是不修的話,你的定力、法力、觀想力都變得沒有作用。但是,你又接觸到這種病,有時候它會讓你不舒服。所以,應該有一個慈悲、開闊、同情、幫助眾生的想法,還要不貪——就是我不貪財、不好色、不去貪婪著某個東西來幫人,這樣效果才是最好的,越幫人你的能力就越強。幫完人之後,如果你心裡總是忐忑不安:「哎呀,不行,這個病跑到我身上來走不了了!」如果這樣想,你就完了。你這麼膽小,幹嘛還普度眾生啊?真正是一位菩提弟子、一位佛弟子,在幫人的時候一定要想著:「我是最強大的!我最自信!我法力最強!我最慈悲!」當有了這樣一種信念的時候,這些事就都搞定了。沒事的,什麼邪魔都沾不上你。
    你是最勇敢、最真誠的一位佛弟子,你能不修行嗎?所以,在這個時候,我也提醒那些經常說自己懶惰的人。有的人疾病好了,就不練了;還有的人練幾年之後,覺得無所謂了,莫名其妙的原因也不練了;有很多人是因為懶惰,不練了。我提醒你:怎麼樣才能堅持練下去,這與你的發心有關係。你有發心嗎?也就是你有一個目標嗎?如果說,你也想像我一樣乃至像佛一樣去普度眾生的話,當你有了這個願望的時候,你就得練。就好比說,我要跟師父去闖江湖,總得學個三腳貓的武功吧。就是很低級的武功也是練出來的,也不是想一下就會來的,都要親力親為去練。

    所以,第一就是業精於勤,一定要勤,勤快。自己制定的這個學習和修練計畫,只要制定好,是合理的,就一定要去執行。每天幾點起床,晚一刻都不行;給自己制定的任務,一定去做完:形成一種叫作「做事的好習慣」,說到做到,這是講信用,你的功夫也能出得來。就像你做生意,要講信用,要說到做到,才能做成大生意。你現在的病好了,又不太老,身體又很好,你哪來的修行的動力呢?還有的人說,我也有願望,我也想普度眾生,但是有時候又懶於修行。這是一個心靈上的問題,是一個心理上的事,真的不太好解決。
    我讓自己修的時候,方法很簡單:我要普度眾生,我必須要修;我要有足夠的智慧、法力去幫助大家,我要修。我要是不修,可能活不過一個月。這不是詛咒自己,但你就這麼去想,你才可能有動力。為什麼有很多人拚命地修?是因為身體不好,太痛苦了,或者是他的生命已經危在旦夕了,這樣的人是最勤快的人,身體一旦好轉之後,他馬上從勤快變得不勤快了。
    那我們長期以來都要修行,怎麼辦呢?你也可以這麼想:這是我最後的一個月了,我生命的最後一個月,只要我好好修,我就能延壽,不好好修,可能就沒命了。我不知道這方法起不起作用?每個人不一樣吧。

    有的人說:就算明天死了,今天我也不修,我也得睡個懶覺。如果是這樣,師父就沒辦法了。這就是命,這也叫作業力所致,業力帶給自己的障礙,糊塗人幹的事情,你當然不能成就了,更不要談獲得什麼大智慧和大法力了。所以要有大發心,還要有每天修行的動力,這樣你才可能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你才可能會有比較強的法力和比較大的智慧,讓自己活得更精彩,讓別人也能因你而幸福,你會把美好帶給別人。這樣的事,是佛教領袖級的人物才能做的。那你是不是呢?佛教領袖級的人物,世界上有多少位呢?數不清有多少位,不是說一兩位,那是錯的。佛說,我能成佛,眾生皆能成佛。就看你發的願望是什麼。業精於勤,功勤於練,而廢於怠,廢於怠慢,廢於懶惰。

    問題16:有一些初學的弟子,他們很想精進地修行,但是在練功的時候,思緒總是會跑開。他們就照您說的那樣,每當思緒跑了,再收回來。可是,到現在半年時間過去了,情況還是這樣。他們很希望能夠提升自己。所以,請問師父:要怎樣才能脫離這種狀況,到更高的層次上修行?
    金菩提禪師:像這些同修的這種情況,是實際禪修中最容易發生的一種現象。精神沒有關注在應該關注的部分,思想開小差了。這種現象和我們剛才講到的問題很類似,就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修。

    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了最後一個月,只有修行能夠延壽,修一小時能延壽一天,你修不修?你的思想還會跑開嗎?這是第一;第二,如果你想普度眾生,可是每天都吊兒郎當的,你能修出大法力、大智慧來嗎?不可能的。所以,是促使你堅持修練的動力太弱了,壓不住你內心的浮躁和心猿意馬。「心猿意馬」這個詞就是從這兒來的。在禪定、修行之中,那個神兒跑了,就叫心猿意馬。就是因為你沒有這樣的一個動力,能夠促使自己非常認真地、堅定地修行。如果今天要求你在靜坐和念佛的時候不能打瞌睡,但是你坐在那裡,還是總打瞌睡,那你該怎麼辦呢?會採用什麼方法不讓自己打瞌睡呢?不知道吧?如果是我的話,我就會跪起來。能跪直了還打瞌睡的人不多,尤其是我。我是不能跪的,我如果要跪,腿會非常痛。就算能跪的人,我相信也少有能跪兩個小時的,對不對?

    我遇到過一位老修行者,是一個女性,她不是我們的同修,是我過去遇到的一位佛門的修行長者。她人非常好。她從三十多歲起就守寡,死的時候九十三歲,是坐著往生的,她人生的後半輩子一直在幫人。她就有一個毛病,她說:如果躺在床上睡不著覺,她就念佛;她坐在那兒念佛,就能睡覺。後來,她問她的師父,她師父告訴她,你要睡就睡吧,反正那樣也不能代表修行。可是她不想讓自己睡,那怎麼辦呢?她就發明了一個方法:用過去的那種木頭的搓衣板,上面有一條一條的棱,她就跪在這個搓衣板上念佛。

    那是很痛的事情。那時候,她是念佛經,她把佛經放在搓衣板前面,墊得有幾十公分高,自己跪直了念。用這樣的方法,哪怕要念一晚上佛、念一晚上經,她的腦子也沒有一刻是糊塗的,因為跪在那裡腿會非常痛。但是,如果是坐在那裡,她就會睡覺,所以,她不會坐著,為了不讓自己睡覺。

    她也沒有什麼成佛、成道的意念。她說:第一,希望自己的孩子們將來更幸福,有一個完美的生活;第二,她要堅守住一個年輕女人的心,因為她當時很年輕,如果是現在早就改嫁了,那個時候她就很堅持,堅持過去的那種叫作「人文規範」,就是不改嫁。我相信,她心中很多的七情六欲、心猿意馬一大堆的想法,隨時會冒出來。但是,她就是用這種看起來類似自我體罰式的修行,最後修成了,身體幾乎修成了琉璃體。她的骨頭火化後燒出來有很多類似玻璃、琉璃體的物質。
    她以修行之苦去對治自己心中的慾望、貪婪、煩惱、心猿意馬的苦,是以正苦對治自己的邪見之苦。當然,正常的一個人,七情六欲是正常的,這也不是什麼罪過,但是,如果我要解脫,我要成佛,我要成就自己更高的個人修行的話,我就要這樣。她肯定是沒想成佛,這是我說的。她是說:第一,她要自己堅守婦道,別弄出點丟人的事;第二,她要讓她的孩子更好,要讓孩子的命更好。她是出於一個最基本的、最單純的意念和信仰,堅持在修。她用這種念佛方法,後來乾脆念了一輩子,搓衣板都跪壞了好幾個,真是很難得。所以,還是取決於你心中的願望和責任感有多麼強烈。

    還有就是自身的疾病對自己的刺激。就怕修行的時候既沒有大願望,又沒有病、沒有災的,還修行幹嘛啊?所以,很多人打坐,坐著坐著,噌——溜到被窩裡去了。一覺睡醒後,還說我打坐了,其實是睡覺。這種人多了,因為沒有具體的、嚴重的事情威脅著你。懶惰之心是人人皆有的。賽馬,還有操場上的賽狗,以及最高級的、專業級的運動員的賽跑,用的是什麼方式?我說了,可能你們就知道。賽馬的時候,為什麼馬能跑得飛快?有人說是用鞭子在抽。不是。是它前面永遠有一個比牠跑得更快的機器馬在跑。有些國家有賽狗比賽,他們買那種特別能跑的狗,比賽誰的狗跑得快。和賽馬是一個道理。賽狗的時候,前面是什麼呢?假兔子。狗追兔子是一個天然的現象,狗的前面有一隻假的機器兔子,由電腦控制著,無論狗跑得多快,這隻兔子永遠在牠前面十公尺處,眼看就要追到了,於是狗就拚命地追啊追。你想讓狗自覺地跑是不行的,所以,要有一個追逐的目標,而且這個目標眼看就要達到了。


    如果是疾病纏身的人想要康復,那麼這個短期目標足可以讓他認真地去修行。但是,很少有人說,因為我要成佛,所以我每天要修四個小時。很少有人做得到,對不對?當你設定的這個目標過高,十年八載也達不成,你就會放棄這個目標,因為你離目標太遠了,甚至遠到八輩子也實現不了。所以,往往是要有短期目標的。只有有了短期目標,而且是一個非常必要的目標,才可能讓自己比較紮實地去修,才會有一個比較強的動力。

    我記得有位外國人寫了一本書,他是一位癌症病人,是說如果他的生命只剩下很短的時間,那他要幹什麼。他得了癌症,醫生告訴他:你完了。西方國家的醫生會直接告訴你,你得的是什麼病,最多活多長時間。他是一個很有心靈追求的人,他過去的生活一下就被全打破了。該怎麼辦呢?如果繼續去工作,那就是無聊;如果在家,就是等死,那真是太窩囊了。怎麼辦呢?他就開始重新思考該怎麼做,反而激起一個想法:既然壽命這麼短,我就做一件最有意義的事。這個時候的目標就是最有效的,因為他最認真,精力最集中,什麼都不顧忌了,他就要做好這件他認為該做的事,這就是最有效的目標。最有效的目標,工作是最投入的,效率也是最高的。
    因此,有個別人,他的成就來源於長期被疾病困擾。前面我講到的那位三十歲就守寡的老人家,我問她兒子:「你媽哪兒來的那麼大動力,你知道不知道?她真是一位大菩薩轉世。」她兒子說:「我媽有頭疼病,她如果三天不做功,頭就痛得要死,吃藥也不管用。」這是修成大菩薩的這位的身體狀況。其實,她修得非常好了。那麼,這個病又是怎麼回事呢?對於她個人而言,她並沒有自覺地說,我一定要成佛。最初,是通過修行的行為來約制自己內心的動盪,到後來呢?當這個動盪的年齡過去了呢?哪來的修行的動力呢?是疾病。從外表來說,這是疾病在困擾著她,讓她修行;從命相上來說,這個正是刺激她的、促使她不斷修行的方法。兒子不是說了嗎?他媽只要三天不做功,就會頭痛欲裂,痛得要死。她修行的動力是來源於這種苦。
    所以,有些同修說:你看我來修了修,很多身體方面的問題都解決了,都挺好的了,但是還有一個問題一直在困擾著我,是不是說明這個法不靈啊?我剛才講的故事,供大家參考。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完美。當你覺得自己又有錢、又漂亮、又很幸福、孩子又聽話、什麼都好的時候,我估計不出三天,就會有一個讓你特別傷感的事情發生。這就是規律。這個世界是陰陽進行合作才產生的,所以,那種看似修行中的不完美,其實正是完美。

    正是有這種疾病,才讓我們有了修行的動力。有的人被癌症威脅著,才拚命地修,可能就覺悟了。

    很少有人說身體又棒、長得又好、學歷又高、家庭又幸福、又有自己所謂的男朋友或女朋友、又有一個很好的婚姻生活,今天就莫名其妙地、無緣無故地就要修行。不可能的。所有的修行者都有一個在人類看來可以理解的藉口,有的人頭痛,有的人腰痛,他有氣管炎、哮喘,他有什麼毒癮,都是有很多具體的原因,才使得自己可能走上修行的路。這叫契機。希望大家珍惜和把握好這個契機,發心修,就要好好修,就是沒有這些動力的人,也希望因願望而生出動力。光說不練的人,最後不能成就。

    鼓勵大家一句話: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功德無量。你修好了,救了自己的命,也是一種功德。修得再好一點,救了很多人的命,那你這一生就太幸福了,會有多少朋友啊!所以,希望我們一切有緣的佛弟子、菩提同修們,好好修,別放棄!堅持就是勝利!堅持一天,就會多得到一萬份的功德;多幫一個人,就會多得到十萬份的功德。好好修吧!

    問題17:有一位同修問,是不是只有得到您親賜的法號,才能算是您的弟子?他認識一位老弟子,因為種種原因,沒辦法出國。這位老弟子從其他弟子那裡聽說,沒有您親賜的法號就不是您的弟子。但是,她認為,只要是用遙距離灌頂、皈依這個方法拜您為師的人,就是您的弟子。特別是當心中認定您就是自己的師父,而且自己也在按照您教授的方法在如法修行,就應該是您的弟子。

    金菩提禪師:這位同修分析得已經很清楚了。當著我的面拜過師的人,一定是弟子。還有遠距離拜師的人,也算是我的弟子。因為歷史的原因,在過去早些年的時候,拜師沒有法名,這些人也同樣是我的弟子,而且是老弟子。還有,在菩提規範的禪堂、道場裡,通過網路音頻或視頻等等遠距離方式拜師的人,也都是我的弟子,因為他們也會有法名。
    但是,我在看大家問題的時候,看到有人說,有一些網路空間的人,沒有經過我們的授權,代表師父在收徒弟。這個行為是錯的,這樣的弟子應該不算正式的。有過這樣行為的人,如果你認為拜師是一件很莊嚴的事情,你就應該尋找機會到菩提道場,與道場進行聯絡,找機會再正式拜師為好。不管是不是當面拜師的弟子,只要是屬於符合菩提弟子要求的人,從你拜師的這一刻起,你都會得到佛菩薩的護佑,一直到未來能夠接引你。這是一個非常偉大而莊嚴的過程。

    問題18:有位女同修說,她時常晚上做夢,會夢到自己飛,飛過高山。有時候,在夢中災難來臨時,自己也會飛起來,下面都是危險。她會非常害怕,會被嚇醒。還有,前一段時間,她在晚上打坐後睡覺,會夢到很可怕的東西,比如說會夢到自己在一個很黑暗、四周全都是灰土的地方,心裡非常害怕。這位同修還很害怕蛇,晚上起夜都要開燈,擔心廁所裡會有蛇。她這種狀況是從十歲時就開始了。非常希望得到師父的指點。

    金菩提禪師:做夢,幾乎是人人都可能發生的一個睡眠中的行為。夢到自己飛的人,女士佔多數。我遇到過很多位女士在講自己做夢的經歷時,都講到過飛。告訴你們,夢到飛是吉祥的事情。但是,這個問題之中,這位女士所說的,她有時候夢到災難來臨的時候也在飛,在夢境之中,飛的下方有災難在發生,這是每個人身體狀況不一樣造成的。像這種事情,在菩提裡不算奇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當然,這個人是先天就有這種狀況。有時候,帶有一些預言性的夢境,是合理的,是人類的一種特殊而又自然的現象,多去總結。
    我們再說一個相反的夢。做夢的時候往上飛,覺得輕鬆、快樂,通常這就是好夢。那如果往下沉呢?往下沉,想醒又醒不過來;想要喊,又喊不出聲來;心臟又憋得慌,到被憋醒,這是怎麼回事呢?這是極度的疲勞和壓力造成的。過分的緊張、壓力和極度的勞累,造成了心腦血管的一種疾病現象。這種現像是過分勞累造成的,在勞累緩解之後就能好。當遇到這個現象,就要好好休息,先別疑神疑鬼的,不一定都和鬼怪世界有關係,是自己太勞累了,需要好好睡眠,注意吃飯,注意飲食,稍稍地補充一下身體,讓自己放鬆一下,吃好一點,就是吃些補充能量的,做一些生活上的調整,多休息就好了。

    當然,說到補充能量這個問題,我也不得已地、善意地告訴大家,有很多人的體質,並不是勞累之後吃人參、吃鮑魚就是好。很多人勞累了之後,這兩天不勞累了、不生氣了、輕鬆自在了,喝點兒粥、吃點兒鹹菜、看個電影,輕鬆一下,也就能緩解了。很多人的身體是不能補的,不能通過類似人參、藥材等等這些東西來補。補的時候反而會引發副作用,補完之後馬上就會有明顯的上火、眼角發紅等等不正常的現象。所以,人參和補藥不是每個人都適用的。再延展開來,很多藥物並不是適合於每一個人,有些看似補的東西,你用了之後,也許就給你帶來了副作用,而你自己還不知道是怎麼得的這個病。

    夢境之中的反應,有很多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比如,你在牽掛誰,就可能會夢到誰。還有人在某些時間點,夢到已經亡故的、往生的親人或者朋友,這個時候就要稍稍小心一點。有時候,夢到已經亡故的親人時,整個過程很自然,記憶不是很清晰,是很生活化、很平淡地夢到,這個沒有任何意義,也就是說,並不是亡人給你託夢或是在告訴你什麼訊息。比如說你的父親往生了,你夢到他,這是正常的,這是在夢境中的一種回憶,一個生活片段而已。或者夢到的根本不是生活中的一個片段,只是平平淡淡在夢中相遇了,也沒有任何情緒的起落和大的事件,這也屬於平淡的夢,沒有任何預言的意思。

    但是,有時候就是有預言的。如果夢到亡故的親人向你要什麼,而且在夢裡跟你說話,其中有幾句話讓你記得特別清楚,那麼這就是亡靈有寓意地在告訴你,這個要分辨清楚。再者,就是到了祭祀的節日或是亡人的忌日——就是祭祀亡人的日子,你夢到他是正常的。

    這個靈魂,無論是他現在在想念你,還是他亡故前的那一刻特別想念你,到了這樣的日子,他就會向你發出這個訊息。那我們怎麼辦呢?作為親人,就要去祭祀、祭奠一下。我們華人能做什麼呢?燒紙,上供。比如說,如果有墳的話,到他的墳前去燒紙。在今天的城市裡,有很多人住的地方離親人的墳很遠,怎麼辦呢?有的人在不妨礙別人同時又比較安全的情況下,給他們燒點紙。我在香港、台灣時,看到他們經常在一些節日為亡靈燒紙,用那種專門賣的金屬鐵桶,鐵桶上頭有很多鑿出來的眼——就是洞,能通風,讓紙在鐵桶裡面充分燃燒,同時紙灰不會到處亂飛,那樣會造成火災隱患。在這樣安全的情況下,燒點紙,燒些所謂陰間人用的東西,冥錢就是陰間裡的人用的錢,或是元寶,或是衣服,都不是真的──衣服有的是用剪紙剪出來的,滿足生者對亡者靈魂祭祀的需求。

    所以,適當地祭祀祖先是必要的,但天天祭祀祖先是不必要的。除非說這個親人剛剛亡故不久,經常去祭祀,這是很合理的。因為是親人,想念、悲傷、不捨得這些情感都是正常的,但是,過了一年之後,還是天天憂傷,這就會讓亡故的親人不安。所以,通常情況下,一年祭祀兩次到三次就可以了。如果是兩次的話,一次是清明節,另一次是中元節(陰曆七月十五);如果是三次的話,就再加上他的忌日,這就夠了,別太多了。亡靈過去在世時的生日,就不能為他過了,再過那就是錯的。

    當然,如果專門去分析夢,夢境裡頭夢到的不同東西,有不同的寓意。這是另外一種說法。這個話題很深,要說到不同的夢了。通常夢到飛、夢到龍、夢到佛、夢到神、夢到菩薩,或者是你作為我的弟子,夢到我,這應該都是吉祥的事。夢到特別恐怖的、可怕的、特別噁心的東西的時候,通常會有點小事,就是所謂的不太好的事會發生。大約是這個樣子。你如果對夢境感興趣,以後有空了,我們可以深入地去研究和討論這個話題。但是,我本人對夢境的研究實在很膚淺,沒有深入地研究過。這個問題就講到這兒吧。

    再補充一點,在睡夢中,夢到被一種生物體壓住,彷彿類似人,或是一個大的東西,好像又不是一個木板。被壓住後,要喊喊不出來,掙扎又掙扎不開,很久才可能脫離出那種感覺。經常做這種夢的人,第一個,從身體狀況來說,可能表示你的心腦血管有先天的問題;第二種,才可能是癔症——就是有所謂的邪氣、邪靈黏住你了。這種情況下,一個是要多修行我們菩提的修行方法,哪一項都能對治它,尤其是做大光明最好。要多修行,就是靠佛的光明的、慈悲的這種強能量場,將那種邪氣抵消掉。有這種問題的人,一生不能斷掉修佛法,有機緣的話一定要修,否則它時常就會發生。從精神上你並沒有感覺到疲勞,也沒有生氣,從身體上也沒有感覺到疲勞,但是時常還會發生這種事情,這就不是一般的問題了。在這種現象裡,有兩種可能的結果:第一個,先天性的心腦血管問題;第二個,就是邪氣。

    邪氣上身,解決的唯一辦法,就是不斷地修,而且是修一輩子,不能停,一停就來。所以,因緣不同也沒辦法。當然,也有這種情況:有的人修了一段時間之後就好了;還有的人,被師父加持過之後也好了。就有這樣的人。

    問題19:有一位同修說,他在修行的時候,頭皮和耳朵都會不自覺地動,幫別人調理身體的時候也會有這種情況。還有些同修說,他在念佛或者練功的時候,身體會不由自主地擺動或者做一些奇怪的動作出來。請師父開示。

    金菩提禪師:在修行的過程中,其實很容易學習,也很容易出問題。因為學佛,尤其是進入禪的這個修行狀態裡,它是外靜內動的一種方法。這個方法裡,是我們用肉眼看不見的。學習的時候,老師教你的是傳承和經驗,而你完全要靠自己體會,所以很難去把握。

    社會上各種各樣的修行與學說都有,我對這些修行方法,也做了一些廣泛的調查和總結,發現了一個特別的現象。這個現象就是,有些法門在修行之中,倡導自發功、自動,就是自己莫名其妙地動,或是聽到聲音,甚至有的是氣息、感覺。在佛教中,南傳、北傳都有這種現象,就是自動,甚至有老師倡導,比如說,你現在想彎下腰,就彎下腰,當你的身體在往下動的時候,自然會有了這種生理的、順應著這種變化而產生的一個動感。所以,從低頭到彎腰、到趴下、到翻滾,從一個小動作開始,變成連續性的動。那麼,這樣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
    我們做事情,要看它的結果和目的是什麼。我們為什麼來修佛法?為什麼來學禪修?都是為了健康、快樂、智慧,對不對?既然是這個目的,當在修行中不斷動的時候,我發現這個結果會讓多數人根本不能承受和負擔。當動得多了,就會變成沒法控制的那種動。我過去就看到,有些人練功時亂滾亂爬的樣子,像瘋子一樣,收功之後就好了。有的人收功後要過好半天才緩過勁來,好像瘋過了之後,好半天體力都緩不過來一樣。我覺得他的能量極度地被消耗了,而不是在修行,而且這種狀況還容易引來邪靈上身。

    我相信世界上是有邪靈的,還有鬼怪,還有你的冤親債主。你的冤親債主、你的邪靈一看到你在那種清淨狀態又想溝通那麼多訊息的時候,他們就會爬到你身上來,你就會受控於它,你的行為就不再正常了,不那麼規範了,會胡說八道、會撒癔症。因此,我倡導的是:修法就好好修、明白地修、明確地修,不能糊塗地修。我不倡導那種自發功、自發動作。因為,明確地說,要自發功,要動,最後就變成自己想收都收不住了。這樣的人就等於失去了自我控制力,你的腦不能控制你的肢體了,這豈不是又成為了另一種病態嗎?本來手上劃了一個小傷疤,卻找了一個給出錯誤治療的醫生,結果把自己的腿給切掉了,損失太大了。所以,這個自發功的狀態,我反對。
    那麼,自發功的人裡有沒有高境界的人呢?有沒有能修好的人呢?有。但是,需要有很好的修行功力和功底,才可以做到自我控制。

    一般的人修三到五年都做不到自我控制,因此,乾脆就別碰它了。那是不是想達到更高的境界,一定要修自發呢?不是。修行的道路有很多條,並不是說修出高功夫來必須要修自發,那一定是錯誤的或是誤解。在我修的過程中,從來沒有這樣,讓自己神魂顛倒地修,從來沒有過。

    我們進入禪境的清淨狀態,或是那種混沌狀態——就是一種模糊狀態,這都是有的。還有意念停止狀態,比如說,我靜坐了五個小時,當我醒來之後,覺得只坐了十幾分鐘,怎麼好像一瞬間就過去了。其實,中間有幾個小時,沒有自己的任何意識,那反而是空境,真正的大空境狀態,這些狀態都是自然而有的。還包括在修行之中那些反應,太多了,比如,唾液慢慢地變得甘甜,最後甘甜得像清涼的甘露。這對於營養你自己的身體,對於健康太有幫助了。那才是真正難得的、花錢都買不到的延年益壽的大補藥。那麼,有些人過去四肢不通暢,修一修之後,手心、腳心特別容易出汗。很多同修是這樣,過去不通暢,現在通暢了才會這樣子,手掌變得滋潤了。
    從整個相貌學來說,臉相好,那只是一方面好;身相好,才是最重要;手相好,也非常重要。所以,你的手要肉厚,要細,還要潤澤,手相才是最好的。你的手腳都能出汗,你的手就會潤澤。潤澤從風水上來說,說得土一點,就是要啥有啥。我要山有山,要水有水,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幸福有幸福,就是這樣子。所以,當我們修一修之後,命相會得到更美好的完善。譬如說,你將來生孩子,本來是只生一個女兒的命相,修一修之後,皮膚變得潤澤了,就有了生男孩的相。生了男孩之後,覺得錢還不夠花,再修一修之後,相上就有了富貴,錢又賺得多了。所以,我們修行,就在改命。佛法就是讓我們離苦得樂的。

    我們在修行之中,慢慢會有很多感應,這些感應,提醒大家一個口訣,叫作「可遇而不可求」。千萬別去求感應!有人說,既然這樣,師父,讓我手心發熱吧,讓我手能夠出汗吧,讓我皮膚變得潤澤吧,讓我生兒子吧,讓我生女兒吧……這就叫苛求了。一旦苛求,就是新的障礙。好好修,修成什麼樣子不知道。佛給什麼,就是什麼。師父能幫你得到什麼,就得到什麼。不去苛求。往往太苛求了,你的意念就會被這自我的慾望給障礙住,你得到的法和幸福就是小的了。

    我講的這些,是容易讓弟子成大道的教育方法。我才給你這樣講。
    所以,修行之中,有很多美妙的感受,比如皮膚變得潤澤,全身光滑柔軟,肢體、腰都很柔軟。有的人過去盤不上腿,你真發心好好修,用心的時候,腿很容易就盤上了。你可以祈請師父幫你盤腿,就能盤上了。當然,別祈請完了後用力去掰腿,當成棍子折斷了也麻煩。是適當地,當你的誠心到了之後,坐在那兒,輕輕一掰就會上來。有的人腰椎有問題,彎腰都不方便,好好修一個月之後,隨便就能輕易地彎折下去,不是折斷,是柔軟得能夠平伏到地上去。人坐在這兒,腰都能伏下去,增加了肢體的柔韌性,變得靈活而柔軟,身體就會更健康。肢體柔軟了,你的精神境界就會慈悲、柔軟,而且靈活。當肢體特別僵化的時候,大腦裡面同時也被障礙著。身體被堵住多少,大腦就被堵住多少。這是絕對的真理嗎?不是。那個大天文學家、科學家,名叫霍金的,就能推翻這個。他的身體動不了,舌頭動得都不方便,全身上下只有腦袋能動一點,但是他的大腦太聰明了,他是個超人、奇人,這沒法比。在常人之中,肢體、動作通常被障礙的人,頭腦、思維力、靈活度也是被障礙著的。因為肢體是由大腦在支配著,肢體的靈活度也是由大腦的分泌物來決定的。

    當肢體靈活了之後,皮膚會怎樣呢?會潤澤。眼神呢?會清淨。心態呢?會平靜。這都是智慧的一種表現,健康的一種表現。連頭髮髮質都會變,乾麻似的頭髮會變得潤澤。這是慈悲的能量,再加上禪的修行,讓自己整個身體發生了改變,最終到命運的改變,會有很多變化。有很多人老年斑修掉了,還有很多人白頭髮修成黑頭髮了。聽著只能說太神奇了,但對我們來說,已經是司空見慣了,因為這種事太多了。現在,我們回答的是綜合的、雜七雜八的問題,並沒有談到很多效果。菩提效果和見證,大家多去看看吧。拍成視頻的見證只佔很小的一個比例,更多的見證是每一位參與者。所以,想獲得健康快樂的人生,就來我們菩提禪修好好地修十五天。如果你想讓自己得到一個比較大的改變,就要多豁出一點時間來,準備半年的時間。

    我相信對你的幫助會是非常大的。

    問題20:有一位同修,他原來是每天早晚各走一個小時的八卦,走了三個月了。現在經常出現的現象是全身發熱,之後會出一身汗,晚上睡覺也會出現這種情況,甚至會熱醒。這位同修現在不敢走八卦了。另外一位同修,平時只要說起修練的事情或是聽到師父的開示,全身就會發熱,出一身汗,特別是臉上出的汗像下雨一樣。請教師父,這些情況是否正常?
    金菩提禪師:其實正常也不正常。如果是正常修練,身體會變熱,尤其是走八卦內功。我講過了,八卦內功是快速增強身體元氣和體能的。我了解過很多的同修,走八卦內功七天以後,都會覺得比較熱,比過去的溫度高了很多,尤其是在睡眠的時候。這是增加了體能、熱能,是很正常的。但是,每個人都是父母所生,上天所給的體質都不同。有時候,遇到比較奇特的人,他的反應可能就不同。

    當然,我到目前還沒聽說過走八卦走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後,身體極度發冷這種奇異現象,但要說熱得極為受不了的情況,我也沒有聽說過。我小時候走八卦,到後期,在不走八卦若干年之後,我在做功的時候,僅僅是在做功,我的衣服都能燒著了,挨著我身體的衣服都是糊的,那感覺也是燥熱燥熱的。所以,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我提醒菩提同修們,在修行之中,凡是人能接受的這些現象出現,你都要學會去接受。這就是佛教徒。

    學會接受現實,我們就沒有怨恨;學會接受現實,這正是一條最好的出路。身體上的這些反應,如果不是極端的、過分的,都算是正常現象。通過錄像、DVD、音頻聽我的開示,身體有些反應也屬於正常現象。那位同修說,他臉上容易出汗,對不對?更多的人,可能是從腳下排出水來,還有後背出汗。這是根據我們體質的不同。臉上出汗的人,可能他過去有頭痛的疾病,或是臉部受過賊風侵入,所以,在聽我講法的音頻、視頻的時候,能量就集中在他的頭部,幫助他快速地排汗,排出去這些病氣。過一段時間,這個現象就會改變,因為那些病氣都排完了。對身體其他哪個部分再發生哪些作用,就都是未知的了。所以,大體上看,都是屬於比較正常的現象。
    再補充一點,就是八卦內功帶給大家的作用,尤其是對不孕症的人,對於三十八歲以內的人來說,因為年齡太大,你本身不容易生育,如果是身體方面的原因,那你走八卦試試看,通常比較有幫助。有很多人就是因為身體的能量不行,這個不論男女,身體能量不行,就根本沒有生育的可能,所以,通過走八卦,快速增加身體的能量。想生寶寶的這種人,要戒菸、戒酒、戒更多的不正規的生活,再增加八卦的修練,才有可能在大約一年之內,得到一個比較明顯的效果。

    問題21:有一位同修說,有沒有什麼方法或是哪一個咒語,可以讓他念了之後就變得特別勤奮?
    金菩提禪師:有。《金菩提聖經》,常念就會勤奮的。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