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事業


我今年30歲,現在是一名快樂的孕婦。過去將近兩年中,我一直在為自己因身體問題未能孕育孩子而煩惱不已。今年參加了兩次菩提禪修健身班後,我的身心健康了,更讓我驚喜的是:我要做媽媽了!
與菩提禪修結緣,是因為母親的一位台灣好友。她禪修後疼痛消失了,身體健康了,於是介紹母親參加。後來,母親每天早上五點起床修練「菩提八卦內功」,然後忙碌一整天,也沒有提過半個「累」字。看到這麼好的效果,我也報名參加了洛杉磯禪堂的菩提禪修健身班。
我自幼就身體孱弱,隨著工作、學習和生活的壓力加重,身體越來越難以負荷,健康狀況搖搖欲墜。二〇一〇年十二月我去打了流感疫苗,沒想到接下來身體反而更差了。
我叫林碧齡,今年三十五歲。此前,我在英國學習土木工程專業,二〇〇七年獲博士學位後在香港工作了一年半。二〇〇六年十一月,我發現尿開始呈茶褐色。
自從結婚生子後,我就幾乎沒有睡過一天好覺,睡眠質量相當差,而且時間也短,不到兩小時就會醒來。長年的淺眠使得我的身體免疫力下降,手腳冰冷,經常頭痛、感冒,脾氣也變得異常暴躁。
我的法名是成福(Rennie Li),職業是會計。我本是個樂觀開朗的人,然而八年前一次殘酷的命運考驗,卻將我推入灰暗的低谷,使我一下子明 白人生的真諦。
我出生在一個窮苦的家庭。受父母的影響,我從小就養成了不能隨便說「苦」的習慣,處處表現得很堅強,凡事都一肩扛。
記得小時候,我經常會想,這個世界為什麼是這樣的?我為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但是,後來逐漸長大,和所有人一樣忙著上學、留學、工作、結婚、生兒育女,把這些都淡忘了。直到近年,生活穩定了,小時候思考的問題又浮現出來,我開始再次尋找答案。
初識禪修,是於二〇一二年四月菩提禪修在吉隆坡舉辦的一次法會。法會上,金菩提禪師為大家調理身體,很多人都有明顯的反應和很好的效果。而那天我原本是比較疲勞的,但參加完法會之後,感覺特別精神。
因為工作上的需要,德池經常要與客戶或朋友吃飯應酬,而且每逢應酬必喝酒,喝完酒後還要在半夜開車回家……這使得他的太太典徐夜夜陷溺於憂愁恐懼之中,罹患了焦慮症而不自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