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事業


二〇一二年四月,是我人生的一個低潮:公公往生,家人都沉浸在哀傷的氣氛中;孩子處在叛逆期,脾氣暴躁,難以溝通;我陷入各種交織的問題中,感覺極度苦惱與困惑,心力交瘁,甚至不知人生之路該如何走下去才好。
十五年前(一九九八年)移民到美國後,我開了餐館,做起了生意。開餐館其實非常忙。一年到頭,除了感恩節休一天外,其餘都是工作日,客人一來就要忙個不停。長期的忙碌,讓我想到工作就緊張得想吐,白天不能正常工作,心慌、盜汗,晚上要靠吃中藥才能睡著。
他是身手矯健的跆拳道高手,曾擔任過加拿大國家隊總教練、世界跆拳道聯盟一級國際裁判、加拿大裁判委員會主席……在國際跆拳道的江湖裡,絕對是個聲名顯赫的頂級人物。然而現在,他卻更願意被稱為是一個修行者。他說自己已經完全迷上了「菩提八卦內功」,迷上了禪修。
我叫蔣洪,法名達矗,今年四十八歲,是機械工程師。以前我的身體一直處於亞健康狀況,人很容易疲乏,每天下班的時候都特別疲勞。我在這樣睏乏的狀態下駕車回家,有好幾次因為犯睏,車子差點撞到路崖上。因此,每天下班時我都是膽戰心驚的。
我叫信朋,出生在中國廣州,來加拿大已經大約四十年了,是最早一批從大陸來的老移民。目前,我在溫哥華市中心(Downtown)經營著一家麵包店。
信證和信德母子在參加了菩提禪修後,母子之情更加深厚了,在工作和學習之餘,他們會一起到禪堂當義工。媽媽信證說:「菩提禪修讓我恢復了身心的健康,讓我的家庭更加美滿幸福,還幫助兒子成長為一個更有愛心和責任感的人……
小時候的我比較活潑開朗,喜歡與人來往,並且夢想成為一個畫家。為了專修美術,我從江原道的鄉村來到首爾,開始了我的求學之路。但事實上,這條路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輕而易舉。孤單的生活,複雜的社會,對未來的不安和絕望,愛情和離別……
我叫頌素,五十一歲,職業是女服設計師。接觸菩提禪修前,我的身體有很多的問題:嚴重的偏頭痛;手關節腫痛和彈弓指;胃酸過多和脹氣。
二〇一一年四月,如同世界末日來臨一般,我最愛的親人——我的先生離我而去了。好像失去了整個世界,我被完全地擊跨了,連孩子也忽然間不再理睬我。面對著女兒扔給我的一句話:「你現在要懂得獨立了。」我忽然感覺自己沒有了家。
二〇一一年春天的某一天,一大早,我晨跑到了紐約市內最著名的大公園——卡如那公園。到公園跑步,對一般人來說也許算不了什麼,可是對於一個六年多來每天都服用安眠藥和抗憂鬱藥、根本分不清白天還是夜晚、又曾經中風的人來說,卻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