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健康


來禪堂禪修之前,我因為耳朵痛,已連續失眠三十多天,甚至吃安眠藥都無效,每天都只睡約一個小時,整個人都病懨懨的。我的先生帶著我看了很多醫生,想了很多辦法,甚至嘗試了一些宗教的方法,但都沒有什麼明顯的效果。
在菩提禪修韓國釜山藥師禪院,常常見到一位皮膚潔淨的短髮少女。1996年出生的她,名字叫朴宣柔。是什麼因緣讓這位花季少女來到菩提禪修?
王子麟自小害羞,性格孤僻,不愛說話也不愛笑。長大後,自覺長相不夠漂亮,甚至被人取笑長得醜,所以極度的自卑。再加上感情之路也不順,總是受傷害,於是她變得更自閉,終日鬱鬱寡歡,如此惡性循環,最終發展成了憂鬱症。
「禪修」對於從前的我是那麼陌生,忙碌的工作,每天營營役役,機械地重複,偶爾也會問問自己,人生的意義究竟是什麼?但我一直找不到答案,直到遇見了菩提禪修!
我是二〇一一年六月開始學習菩提禪修的。在多倫多菩提禪堂參加了兩期健身班,身心方面都有收穫。我感覺菩提禪修的能量很強,也經歷了一些奇特的禪境感受,讓我認識到了菩提禪修的不同尋常。
二〇〇六年一月,我被一輛闖紅燈的汽車撞到,我的車幾乎旋轉了360度。當時我的身體看起來只是受了些外在淤傷,我就以為沒事了。沒想到兩三個月以後,我的盆骨、恥骨連腰椎的第四節、第五節整個移位了,這讓我痛苦不堪。
從我能記事起,氣管炎就一直伴隨著我。為此,我在夜晚常常咳得躺不下,只能坐在那裡受折磨。束手無策的母親不得不整夜陪在我的身邊,全家人也被我吵得不能入睡。
以前我一直想減肥,試了很多種方法,甚至在來參加健身班之前,還一直在做針灸減肥,但都沒有理想的效果。沒想到一個禪修健身班下來,沒有用別的方法,我就減了十三磅!
二〇〇四年參加菩提禪修之前,我的身體特別不好,患有產後心肌病,左心房肥大,心臟已經有器質性病變。此前差不多兩年的時間,我虛弱到不能做任何家務,包括煮飯、打掃衛生、帶孩子。由於身體的原因,我感覺特別沮喪,覺得很無助。
我原本是個很樂觀的人,但過去的十年裡,我就像被一張病痛的網深深纏繞著,身體種種不健康狀況乃至疼痛,總讓我在沮喪、無奈中掙扎、窒息,我對生活感到很灰心,彷彿失去了希望一般。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