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健康


禪修的過程,就像將一盆混濁的水澄清的過程。經過這個過程,人的身心清淨下來以後,對事物的認識將會更加透徹,不應執著的煩惱也可得到過濾。
菩提禪修讓我恢復了健康生活,我的哮喘好了,也不再賭博了。
大約在2007年,我發現我的鼻子有過敏症狀,溫度稍有變化,鼻子就會有反應:不停地打噴嚏、流鼻涕;冬天的時候症狀就更明顯了,每天清晨起來,一遇到冷空氣,就會打幾個大大的噴嚏。如果熬夜,第二天狀況就更糟了。
如果有一天不能走路了,您會怎麼辦?想必沒有人願意設想這個問題,我也一樣。但這是過去整整九個月裡,我不得不面對的生活,直到菩提禪修把我從這噩夢般的痛苦中救出來。
對於五十三歲的淑英來說,與禪修的相遇就好像「驀然回首」一般。三年前,知天命的年齡剛過,淑英就飽受嚴重的亞健康和胃部疼痛折磨,那段日子不堪回想,有時甚至會覺得生不如死;兩個女兒都進入名牌大學的她,開始重新尋找生命的意義,卻常常感到迷茫和失望。
二〇一二年十一月,和我一起在列治文中心(Richmond Center)服裝店工作的印度裔經理卡麗瑪•傑西(Karima Jessa),邀我陪她參加菩提英文共修,我欣然同意。六年前,我曾參加過菩提禪修的一天課程,當時的感覺非常好。
我今年30歲,現在是一名快樂的孕婦。過去將近兩年中,我一直在為自己因身體問題未能孕育孩子而煩惱不已。今年參加了兩次菩提禪修健身班後,我的身心健康了,更讓我驚喜的是:我要做媽媽了!
與菩提禪修結緣,是因為母親的一位台灣好友。她禪修後疼痛消失了,身體健康了,於是介紹母親參加。後來,母親每天早上五點起床修練「菩提八卦內功」,然後忙碌一整天,也沒有提過半個「累」字。看到這麼好的效果,我也報名參加了洛杉磯禪堂的菩提禪修健身班。
我自幼就身體孱弱,隨著工作、學習和生活的壓力加重,身體越來越難以負荷,健康狀況搖搖欲墜。二〇一〇年十二月我去打了流感疫苗,沒想到接下來身體反而更差了。
因為工作的原因,加上生孩子後沒有好好休息,我的頸椎從2003年開始疼痛,持續到2009年時,這種疼痛已經非常嚴重,我每天半夜都被痛醒。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