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愛自覺成一種本能

字體:

我之前在網上看到過這樣一段視頻:

一隻貪玩的小狗在船行駛過程中不慎從甲板上跌入海裡,它驚恐焦急,拼命向已遠行的船遊去,卻不知道真正的危險才剛剛來臨。

嗅到美味的大白鯊滿心歡喜地朝小狗遊來,視它為囊中之物,以為可以飽餐一頓。
絕望的小狗無論怎樣努力,都無法改變船越走越遠的事實。它不知如何是好,但心底依然期待著一絲獲救的可能。

或許是它求生的慾望太過強烈,或許是它那未達成的願望感動了上帝,又或許是它比較幸運而已,就在大白鯊準備張嘴撕咬它的一霎那,一隻從海底急速衝出的海豚用自己的豚吻狠狠撞開了大白鯊。沒有享用到美餐的大白鯊惡狠狠地看了一眼壞了自己好事的海豚,灰溜溜地遊走了。
b68c337800bbfd97a2ec02a0b40dbded3cce174e1e748-5s0RAm_fw658驚險過後,得救的小狗被這個海洋天使一路護送,回到了自己的船上。

分別在即,小狗站立起來向自己的救命恩人作揖拜謝,幾聲單音節的感恩似乎不足以表達自己的全部感情。海豚似乎也看出了小狗的不捨,遊向它的身邊輕輕地與小狗吻了吻,又遊開來,越向空中唱出一段高音之後微笑著看了小狗一眼便遊遠了。那抹留在小狗心中的微笑好像在回應:這只是我應該做的。

對於這段視頻,我感觸頗深,讓我不禁想到,曾經有研究表明海豚在幼仔時期需要大海豚將其托起在海面換氣。生病或負傷的同伴,甚至是海面不明的漂浮物,它們都會選擇竭力救助,照顧身邊一切弱小似乎已經形成它們的一種本能。

它們可能很聰明,聰明到可以聽懂各種危難中的呼喚;它們可能很善良,善良到將一切視為己愛;它們也可能很單純,單純到幫助別人只是一種本能。不論是什麼,我都願意相信它們是一群不慎跌落海中的天使,繼續著它們未完成的使命。

海豚尚且如此,而我們人類呢?它們這樣的天性,讓我聯想到一個詞——慈悲。海豚救護他人的這種行為不是一種把愛放到最大化的慈悲嗎?

作為人類,我們的內心都會滋生各種各樣的私慾。私念一生,慈悲必然參雜不淨。做不到慈悲便是因為我們放不下那些或多或少的私慾。有私慾就證明我們愛得還不夠深,愛不夠,慈悲便不會成型。而真正做到慈悲時,我們在對待萬事萬物就會像對待自己最愛的那個人一般無異。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