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的幸福課與禪修 · 之一

字體:

文:Elberta Lee
Sharon Sun

近10年來,在哈佛最受歡迎的選修課是「幸福課」──《積極心理學》,聽課人數超過了王牌課《經濟學導論》。教這門課的是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年輕講師,名叫泰勒·本·沙哈爾博士。

是什麼能讓頂尖學府的學子們對這門課這麼感興趣呢?哈佛校報上的留言透露著學子們的心聲:「他教心理學,同其他心理學老師有很大的不同。他試圖讓你把這些理念,應用到自己的生活中去。」

「我從記『感恩簿』中收穫最大,在那裡,我每天寫下我充滿感激的事情。」

「上這門課之前,聽到『禪修』(Meditation)這個詞,我會不以為然。但是現在,我驚奇地發現,它真的讓我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裡,放鬆了。」

「我認識的每個上過這門課的人都說,這是他們在哈佛上過的最好的課。一位和我要好的女生說,它改變了她的生命,給了她一種看問題的不同視角,對幸福的理解也改變了。」

一位助教稱:「它的奇妙之處在於,當學生們離開教室的時候,都邁著春天一樣的步子。」

不止在哈佛,沙哈爾博士的講課錄影也在網路上傳到世界各地,並被翻譯成各種文字。沙哈爾博士也被學生譽為「最受歡迎的講師」和「人生導師」。

happylesson1-9-01

 

人生最重要的是什麼

我們來到這個世上,到底追求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經過多年的研究,沙哈爾博士堅定地認為:「幸福感是衡量人生的唯一標準,是所有目標的最終目標。」

人們衡量商業成就時,標準是錢,金錢是最高的財富。而人生與商業一樣,也有盈利和虧損。把負面情緒當作支出,把正面情緒當作收入,當正面情緒多於負面情緒時,我們在幸福這一「至高財富」上就盈利了。

在「幸福課」上所教授的,正是如何更快樂、更充實、更幸福的簡單、實用、得到科學證明的方法:積極心理學。

 

積極心理學與禪修

在沙哈爾博士《幸福的方法》一書中,他提到多種有關幸福的禪修方法,如:消除自愛與愛他的界限,用自己的光去照亮世界等。

禪修方法正是近年積極心理學在研究的方向之一。

如赫伯特·本森(Herbert Benson)、喬恩·卡巴特·津恩(Jon Kabat-Zinn)和理查·大衛森(Richard Davidson)的研究報告所指出,有規律的禪修可以為生活帶來很大的改變。

在禪修的理念中,透過禪的視角,從接受到了解,直至深信萬事有因果,看事物才能跨過時空,更全面而深刻。

沙哈爾博士在寫給中國讀者時提到:

「我曾非常有幸在中國多次傳播積極心理學。而我每次對我的學生們必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的課程中其實並沒有什麼是他們所不知道的。為什麼?因為雖然積極心理學是1998年才在美國創立的心理學新流派,但其核心元素很多都是來自於中國的哲學思想和世界觀。而許多中國朋友對此的了解其實比西方人要早得多。」

「整體來說,西方科學家喜歡很透徹地研究物體,包括把它們解剖、分解、不斷放大來仔細地研究;而東方科學家則是把事物聯繫起來,從整體的角度,縮小並退後一步來仔細地觀察。這兩種方式都很重要,所以,如果我們想要最完整地了解積極心理學,我們必須要集合東西雙方的精華,先分解,再把它們組合起來,而不是二選一。」

東方的禪修、瑜伽千百年來都在應用這種方法。森特米哈伊(Csíkszentmihályi)博士是西方正式將這個概念引入心理學的研究人員。禪修是引導人們走向禪定的方法之一,集中注意力,和你所做的事合而為一,如觀想、誦念、甚至日常的工作,最後達到「定境」,從而在很短的時間內獲得能量、靈感和智慧。

禪修方法在治癒抑鬱症及很多疑難雜症時顯示出特異的作用,很多的科學研究開始定量地研究禪修帶給人們從心理到身體的改變。

東西文化的融合在這裡顯現出一條通向未來之路。西方心理學的量化研究讓很多禪修文化看似模糊的特質得到認可,東方的禪修也從宗教中走出,在西方的診所與研究中成為某些指導性的方法。

禪學──架起一座能讓東西方智慧通行無阻的橋樑!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