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與健康繁體版第10期-雄偉古樸,禪思奇韻:古埃及金字塔

字體:

 

禪修與健康繁體版第10期目錄

 

 

雄偉古樸,禪思奇韻:古埃及金字塔

 

茫茫大漠,滾滾長河,無盡的藍天,與巨大古樸的金字塔,相映生輝,彷彿自宇宙誕生以來,就一如此景,從未變過。

 

人法天,道法自然

 

人不僅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更是一個自成一體的小宇宙,與身外的大自然有著同等的運行規律。有感於此,古聖先賢們以各種方法深入觀察自身,以探求大自然的奧秘,那是內參人體、外觸自然的神奇靈感之光。

人類與大自然的和諧共振,是深入觀察,是靈光乍現,是超越凡人之思與行:雖匪夷所思,卻合於大道而與天地共存。

璀璨的古埃及文化,亦探觸人類與大自然共舞的核心。人法天,道法自然。他們深入觀察自身與宇宙的關係,憑藉奇妙的靈感,不但留下了著名的曆法和文字,更留下了永為世人嘆為觀止的金字塔群。

 

 

靈魂之永在

 

四千多年前的古埃及人深信:世間萬物,往覆循環,宇宙有始無終。人死後會復活,在另一個世界裡以某種方式得以永生。靈魂依存肉體,所以屍體需要保存完好,這就是木乃伊的由來;而法老們的亡靈,需要一個永久的居住地,這正是金字塔橫空出世的原因。

 

上天之梯

 

歷史變遷,古埃及人轉而認為,法老們死後,靈魂會升上天堂。而金字塔呈方錐形,頂尖,正像征著天梯,接引塔中法老們的亡靈升天為神。金字塔尖直指天空,形同陽光,寓示對太陽神的崇敬。

立於漫漫沙漠中,面對靜默的「司芬克斯」獅身人面像,好像回到久遠的時代:法老們不滅的靈魂,沿著金字塔內這一級一級的石階,攀向天國,生命從此永恆。

 

金字塔的建築藝術

 

大巧若拙

 

宏大、純樸,是高山、大漠、長河的特質,亦是古埃及人對環境的直覺。取於自然,用於人類,金字塔外形的建造充滿了人天一體的靈感。

吉薩高地的三大金字塔恢宏巨大,形成佈局嚴謹的建築群體,對稱而平衡。而其中的胡夫金字塔是埃及現存規模最大的金字塔,被譽為「世界古代七大奇跡」之一,其氣勢恢宏,與尼羅河三角洲的風光渾然一體。

 

鬼斧神工

 

胡夫金字塔,具高度建築技巧。塔身完全由一塊塊石頭相疊,自下而上壘砌而成,沒有任何粘著物,即便在今天,人們也很難用一把利刃插入石縫之隙。其純粹人工堆壘之作,卻歷經數千年仍屹立如初,實在令人訝異和讚歎:究竟是什麼樣的大自然啟示,被古埃及人的靈感捕捉了呢?明明是人工之作,卻仿若鬼斧神工。

大金字塔北側,離地面13米高處,一個由4塊巨石砌成的三角形出入口,輕鬆、巧妙地承接並化解掉來自金字塔本身的巨大壓力,這種複雜的力學原理,何故在數千年前就能被應用?古埃及人與大自然的對話,神奇若此。

歷經四千多年,古代世界七大奇跡,唯有金字塔歷經歲月的滄桑留存下來。正如阿拉伯諺語所說:「一切怕時間,時間怕金字塔」嗎?景仰之心,油然而生。

 

巨石之謎

 

據英國考古學者考證,胡夫大金字塔大約由230萬塊石塊砌成,平均每塊重2.5噸,猶如小汽車那樣大,而大的石塊甚至超過了15噸。傳說拿破侖曾戲稱,如果把三大金字塔的石塊加在一起,可以砌一條三米高、一米厚的石牆,足夠沿國界把整個法國圍成一圈。

如此多、如此巨大的石塊,在遠古時期,究竟如何運輸,又如何層層堆壘的呢?

一些考古學家推測,這是幾十萬的奴隸經年纍月苦苦堆砌而成;法國化學家戴維杜維斯則認為,金字塔的石料是人工澆鑄而成;有人堅稱,是地外文明建造了金字塔;更有人說,是因為人類歷史不衹有一次,這是以前人類文明達到極致時期的遺留產物;……

也許這正是金字塔的魅力所在:因為無解,所以完美。

 

與天象相應

 

吉薩三大金字塔的排列,竟然和天上的三顆星遙相輝映。

利用電腦模擬回到公元前1050年,天上跨越子午線的獵戶座三顆腰星的排列,和地上吉薩三大金字塔排列格局一樣,而天上的星河與地上的尼羅河,其位置分佈也完全對稱!

是偶然的巧合麼?人類深入觀察之眼,竟再次契合了宇宙之律。

 

金字塔能

 

20世紀30年代,在胡夫大金字塔內,一位名叫鮑維斯的法國遊客,無意中發現在塔高1/3處的廳堂內,有個垃圾桶裝有木乃伊化了的小動物。驚異之餘,鮑維斯回去後,按比例縮小做了一個金字塔形構造物,把死貓放在此構造物內1/3高處的平台上,結果發現,死貓並不腐爛,也木乃伊化了!

此後,更多實驗證明,在金字塔的該位置,還能保存食物等很多有機物質。把生鏽的首飾置於塔內,在經過一段時間後,首飾鏽斑全無,變得十分光亮;用塔內放置過的水沖洗傷口,傷口癒合很快,勝過當今最好的癒合藥物;把鮮奶、蔬菜等置於晝夜溫度最低10℃、最高27℃的金字塔內,10天仍不會發臭或腐爛。

這正印證了古埃及人利用金字塔這種特殊的構造,聚合宇宙能量,達到肉身永久不腐的效果。

縱觀歷史,人類早已發現和利用宇宙的大能,連通人體的能量中心,生生不息,取之不盡。

 

上通天文,下曉地理

 

古埃及人留下的金字塔建築群,真真實實體現了絕妙的智慧——上通天文,下知地理。

以胡夫大金字塔為例,它具有許多數字上的巧合:19世紀的英國人約翰•泰勒首先發現了大金字塔的一些有趣數字。大金字塔底座邊長為9,140英吋,其周長(9,140×4)就是36,560英吋,除以100得到365.6,很接近一年的天數;把這個周長除以塔高的兩倍,得到的數字很接近圓周率。

與泰勒同時期的蘇格蘭皇家天文學家查爾斯•皮亞茲•史密斯,親自到埃及對大金字塔進行了測量,也發現了許多神奇的數字,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大金字塔高度乘以10億,剛好等於地球到太陽之間的距離。

1880年末,現代建築學之父威廉•弗林德斯•皮特裡,對大金字塔進行考察,發現金字塔的四根棱線,分別朝向正東、正西、正南、正北,基本方位誤差不超過0.1度。其高超的觀測技術,即使是現代的建築也難以與其媲美,實在令人震撼!……

仰而知天,俯而知地,更能仿天地之規律,造福自身,人類這種妙察、妙思、妙用,著實令人驚嘆!

 

 

禪修與健康繁體版第10期目錄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