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與健康繁體版第12期-國際禪修動態

字體:

 

禪修與健康繁體版第12期目錄

 

 

國際禪修動態

 

名人與禪修

 

據沃爾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所著《喬布斯傳》(《賈伯斯傳》),蘋果前行政總裁史蒂夫•喬布斯在1972年剛讀大一時,就閱讀了所有可以找到的禪宗方面的書籍,而且在一間小閣樓裡設了一間禪修室,常常在內修持。同年,他開始素食,發誓不再吃肉。1974年,喬布斯去印度進行了一次精神之旅,7個月後才返回美國的父母家,之後,一直保持著早晚進行禪修的習慣。多年後,喬布斯回憶印度之旅,肯定了從中學到的直覺、經驗和智慧的力量,肯定了禪修平靜心靈、提升智慧視覺的作用。他說:「我從禪中學到的真理就是,如果你願意跋山涉水去見一個導師的話,往往身邊就會出現一位。」他的朋友科斯基評價說:「史蒂夫是個十足的禪宗信徒,禪宗對他的影響非常深。」

佐蘭•約瑟普維克(Zoran Josipovic)具有多重身分,既是紐約大學的一位兼職教授、科學研究人員,同時又是一位禪修者,期望通過禪修來體會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與人合著有《禪之入門》(Zen for Beginners)一書。據2011年11月美國《時代》週刊網站報導,正與一些長期禪修的佛教人士合作,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追蹤他們禪修時大腦內部的血液流動。據說這一研究結果很快會正式出版,從神經學的角度來詮釋禪定中所體會到的「天人合一」狀態,並使我們更了解憂鬱症、自閉症等心理障礙的神經病學基礎。

 

禪修對居家護理
人員、護士、醫生的減壓效果

 

1949年獲得醫學諾貝爾獎的沃爾特•赫斯博士(Walter Rudolf Hess),證明了大腦內部有兩個互相分離的中心:一個是壓力中心,另一個是抗壓中心(或稱放鬆中心)。當壓力中心被激活時,身體就會出現各種壓力引發的特徵:心臟狂跳,呼吸急促,血壓升高。長期處於緊張壓力之下,會殺死大腦細胞。而當抗壓中心(放鬆中心)被激活時,身體就出現完全相反的特徵:血壓下降,脈搏減慢,呼吸恢復正常。

當代的神經科學家發現,壓力會釋放一種叫皮質醇的體內荷爾蒙,殺死數以百萬計的大腦細胞,並導致記憶力喪失,最終形成老年癡呆症。

而已被證實最科學有效的激活抗壓中心的方法之一,就是定期習練禪修。定期禪修可以降低壓力荷爾蒙的分泌。禪修不分種類都具有減壓效果,同時還可以提升身心健康度和幸福感。

居家護理人員肩負照顧老人或病人的重任,常常要面對巨大的身體和精神壓力。據《洛杉磯時報》2011年5月19日的報導,UCLA研究人員於2011年針對49名照顧老年癡呆症患者的居家護理人員——活在巨大壓力下的中年女性,進行了為期八週的隨機試驗,調查禪修對居家護理人員的減壓作用。約半數的護理人員每天聆聽放鬆音樂20分鐘,持續八個星期。另一半護理人員則每天做一種禪修練習(Kirtan Kirya Yoga)。八個星期之後,測試護理人員的心理健康和認知健康,通過大腦掃瞄,測量他們的端粒長度——所謂端粒,即染色體末端的DNA排列順序,其作用是保護細胞健康——預測他們衰老的速度。檢查結果發現,堅持每日禪修練習,可以同時提高心理健康和生理健康。兩組護理人員的健康和心理都有所改善,但是每日禪修練習的那組所獲得的身心方面的提升更明顯,生活質量、認知和記憶力都有明顯改善。他們睡眠變得香甜,焦慮減少或消失,不再感到日常護理工作是一種沉重的負擔。更奇妙的是,對端粒長度的測量發現,禪修練習居然還可以延緩衰老。

對於專業醫學人士來說,醫學院學生也承受著巨大的情緒壓力,根據哈佛大學物理醫學與康復部研究員薩拉•科恩於2011年8月31日發佈的文章估計,患抑鬱症的醫學院學生數量約佔15%-30%,這可不算少數。更駭人聽聞的是,約11%的醫學院學生曾有過自殺的念頭。除了意外事故,自殺是醫學院學生的最大致死原因。約50%的醫學院學生有衰竭(burn-out)的症狀:情緒耗竭、冷漠、缺乏成就感。

這種衰竭現象同樣影響到對病患的護理方面,研究表明患有衰竭症狀的學生,更有可能不如實填寫病人的實驗報告,或對病患缺乏關愛之心。而通常醫學院學生和實習醫生都不敢透露或不願他人知道自己的這種衰竭症狀,因此擔負著更大的壓力。

 

 

薩拉•科恩建議,一定要從朋友和家人或其他對自己很重要的人那裡尋求幫助,這對維持健康身心非常有益。此外,健身運動對於提升正面情緒很有幫助。其次,薩拉建議醫學院學生做禪修等放鬆練習,因為這些放鬆練習對治衰竭既安全快速,又容易上手。當然,如果抑鬱症已經很嚴重,就一定要接受專業治療。

壓力和衰竭通常一起出現,不過壓力通常製造緊張感和產生機能亢進,而衰竭則帶來無助感和無望感。芝加哥一位神經學家尼勒姆‧阿噶渥醫學博士認為,對於醫生來說,他們的衰竭感不僅來自於一整天的工作,更因為他們必須扮演關愛者的角色。如果醫生再具有追求完美的品質,有道德感,熱衷於指導病人,就很難放鬆自己的身心,更容易導致衰竭現象的出現。尼勒姆認為,醫生們從未被教導應該相互扶助,所以通常覺得尋求同業者的幫助是一種恥辱。還有,醫生們可能擅長指導病患如何應對疾病,卻很少利用這些知識以指導自己。解決衰竭的方法之一,就是靜坐。尼勒姆博士自己每天早晨靜坐一個小時,靜坐可以是禪修、冥想,也可以是聆聽放鬆音樂,或者乾脆什麼也不做,只是靜靜地坐著。

同情心衰竭(compassion fatigue)通常出現在癌症護理人員、急救室工作人員、牧師、第一目擊者(即最早到達事發現場或最早遭遇危重傷病員的人)等職業工作人員身上。絕大多數護士進入護理行業的時候,都願意幫助他人,願意為病患提供身心、情感、精神等方面的關心和愛護。但是,具有同情心和關愛心的護士,卻常常成為無休止壓力的犧牲品,這些壓力來自於病患及其家屬的無法抗拒的需求。尤其是當護士目睹自己傾心照顧的病患死亡,或者面臨死亡的時候,那種無能為力的感受加劇了護士內心的失敗感,而同時不斷湧來的新的病人及其沒完沒了的護理工作,加重了護士的壓力,所以護士常常感受到同情心衰竭,導致無法從工作中獲取滿足感,也影響到護士的身心健康,情感健康,以及工作效率下降,並造成越來越多的工作失誤。越來越多的醫療行業人士開始認識到,應該加強對護士的關愛,並對護士同情心衰竭採取相應的干預治療。芭芭拉‧羅曼朵於2011年《在線護理期刊》16(1)上發表文章,總結對治同情心衰竭的方法。她認為,第一,護士必須在照顧他人情感需求的同時,有自己的健康計畫,照顧自己的身、心、靈健康,包括改善營養、保障睡眠,以及適量的運動。此外,護士應嘗試自我護理的技巧,如瑜伽、冥想、太極等。醫療系統也應為同情心衰竭的護士提供更好的工作環境,以及交流的機會。「醫景」網發表文章稱,正念禪修(一種結合正念、冥想和瑜伽的禪修方式),對於減輕壓力、提高人際交往能力、增強同情心方面,有很明顯的效果。
 

 

禪修與健康繁體版第12期目錄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