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著快樂【金菩提禪師弘法系列】

字體:

  • 快樂是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然而,快節奏的現代社會,每個人都面臨著多種多樣身心的壓力和煩惱,人們變得越來越不快樂。來自世界各地的網友也紛紛通過各種渠道,向金菩提禪師求教,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快樂……。

    問題(一)

    我今年24歲,情緒比較敏感,經常出現很大的起伏。我也嘗試自我調節,可是碰到事情又會反覆,請問我該如何正確引導自己呢?──敏感的兔子

    問題(二)

    為什麼我的情緒這麼難把握,明明知道發脾氣不對,就是控制不住,發完脾氣又後悔,怎麼辦呢?——暴躁的獅子

    金菩提禪師:

    人的情緒容易起伏,確實與年齡有關係。據我奶奶說,我爺爺到76歲以後,就不怎麼發火了,但是在75歲生日之前,他還在發火。我奶奶說:「最後我終於看到希望了。」她說在我爺爺死之前,她肯定能平靜地過幾天日子。但是我奶奶很害怕,說爺爺連發火的力氣都沒有了。她就很後怕啊,怕失去這位經常對她發火的,又非常恩愛的「同事」。有時候發火能引發自己對別人的一些提醒,或者是看到特别不好的人和事物,也許用這種比較激烈的方式反而能夠提醒到對方,所以發火不一定全是壞事。

    什麼叫作發火?就是情緒失控了。本來是為了提醒對方的,結果提醒的過程中兩人吵起來了。甚至有些男孩為了提醒對方,結果和對方打起來了,這就是過分了。是火候的把握程度的問題,這個是需要學會控制的。

    愛發火的人,通常氣比較足,所以希望愛發火的人,首先不要練氣功,好吧?越練火越大;第二個,不要吃辣椒和一些補氣的東西,如雞蛋、肉食之類的,容易上火的食物少吃,這樣火氣會小一些。此外,經常備一些涼茶。我給大家推薦一種既是藥又是茶的、中國特殊的產品──24味涼茶。那個茶有點苦,經常發火的人喝一喝那個茶,就真的會好一些。你說:「喝藥,不就是有病嗎?」對呀,經常發火就是有病,腦不通啊,容易發火的人特別適合來禪修,歡迎你們來,好吧?禪修之後,你的家庭就會幸福很多。如果你的家人經常和你吵架,你來禪修之後脾氣變得好一些,他們就會很高興、很幸福。

    發火的原因

    (一)火氣壯,大腦供血不足,缺乏智慧

    容易發火的原因,第一就是火氣壯,說明發火的人還年輕;第二個,就是有病,可能大腦該通的地方沒有通,堵住了,所以什麼事都想不通,就靠發火來解決問題。通常這是一種沒有智慧的表現。一個人沒有智慧,有沒有藥來救他啊?沒有。那怎麼辦?來禪修。不管來這兒念佛也好,還是來做大禮拜也好。我給容易發火的人傳授一種簡單易學的方法,很簡單,一分鐘就學會,那就是大禮拜——磕大頭,跪下去,趴在地上,「砰砰砰」磕三下頭,好吧?喜歡發火的人來做大禮拜,真的是挺好的,我覺得自己發火的次數越來越少。比如,對方本來做錯了,他沒有道理,但是當他在跟我爭吵的時候,我就對他說:「同修啊,不要發火,有話好好說,不用爭吵,也不用比武。」但是一般我根本生不起火來,對方發火發了一個小時,就是這樣子。我覺得他可能和我爺爺一樣,我爺爺七十多歲火才消,我25歲火就消了,發不起來了。做大禮拜真的可以滅火,滅容易發作的火。

    容易發火的人可能有幾種病症,我們剛才講到,一個是能量太強;第二個是缺乏智慧,腦中有堵塞;還有腦部供血不足,就是心臟泵血供不上去,所以腦子就像缺心眼一樣不好使,不好使就想不通了,想不通就發作。所以經常發火的人,多數都屬於供血不足而造成腦不能正常工作的。通過禮拜,可以讓血液通過心臟產生強烈供血的作用。經常磕頭,血液和氧氣就容易到達頭部。我是在研究佛法,在身體體會著佛法和禪修的過程中總結了一些經驗,發現磕頭的時候,用額頭前面這一塊兒去碰地,或者是沒有碰到地,都特別有開發智慧的作用。至少對於我來說,現在的我比小時候好多了,沒有那麼缺心眼了。我也順便把這個經驗傳遞給你。

    (二)不理解別人

    還有一種原因是「不理解別人」,就是缺乏理解的心。我長大的過程之中,在中國,經常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說出一個詞,叫「理解萬歲」。

    1、父母和孩子之間

    理解是最好的,如果你能理解我;如果家長能理解孩子;老師能夠理解學生──我相信老師是理解學生的,天天教孩子,教學生,又是教育孩子的專家,肯定是懂得孩子的。懂得就是理解,看孩子調皮地在床上跳,不懂的家長就會說:「跳什麼跳?一個床有什麼好跳的?」看孩子拿一個破石頭在那兒掰扯半天,就說:「這有什麼好玩的?」他是孩子啊!他能哄著自己玩都是家長的幸運啊。要理解,我們才會覺得他這個行為是合理的。如果不理解的話呢,無論彼此之間的關係是什麼樣子的,都會引發誤解和煩惱。

    現在很多家長都特別討厭自己的孩子,本來是盼著孩子長大,好不容易孩子長到十來歲之後,就開始討厭他了。怎麼討厭呢?第一個討厭的就是上網,是不是?像這種問題,有不少家長問過我,怎樣改正孩子這個毛病?我覺得首先要恭喜你,你的孩子智力基本正常。「為什麼這麼說?基本正常就恭喜我嗎?」我說:「如果你生個傻孩子不更麻煩嗎?他能上網就說明智力基本正常;能到網上搞一些像變戲法啊,和人對打遊戲啊,就說明智力是偏高的;能在網上下載遊戲、改圖片,把他媽的圖片和一個美女的圖片貼到一起,一看身材好美妙,一看臉是他媽。這叫境界!」當家長理解這個訊息的時候,就會覺得:我的孩子都是這種特別煩人的、有境界的孩子。那就恭喜你了!你只要理解,就不會那麼憂慮,就不會那麼罵孩子了,要學會引導他。

    再舉一個我說過若干次的故事。在一個地方,有一個年輕的母親,我的一個朋友去她家做客,她讓她的孩子給這個客人端茶還是端飯來著,小孩子啊,才幾歲,「咣唧」一下就摔到地上,把那個碗給摔壞了。這個媽媽不問孩子有沒有被碎碗扎到或者傷到,而是說:「唉呀!你這個敗家子,你知道這個碗多少錢嗎?」這就無聊了啊!這種母親,大家說對不對啊?不對。但這個母親並不以為自己不對,她說:「我愛惜財物啊!我節約地過生活啊!」從這個角度來說也是對的。所以有很多事物沒有真正對錯之分,而在於有沒有看透這個事情。讓一個小孩子端飯碗,不擔心把他燙到嗎?他摔了碗,沒有扎到自己已經很幸運了。多數的母親見到這個情況都會說:「唉呀!孩子沒有扎到就是萬福啊!」覺得挺感恩的,可是這個母親就只會責怪孩子。這個母親的理論是:「我們家一共才十來只碗,今天摔一只,明天摔一只,十來天之後就沒碗吃飯了。」她是這樣算的。聽起來也挺有道理的,但是我覺得母親不該罵這個孩子。很多的事物如果能看透,看清楚,你就避免了發火了。

    2、愛人之間

    還有,戀愛中的人特別容易吵架,結了婚之後更容易吵,吵架的原因雖然多種多樣,但關鍵就在於你(妳)是否理解他(她)。

    我走到世界各地,都有女士找我訴苦。她們說:「上師啊,請問,我的煩惱怎麼解決啊?」

    我說:「請講吧,妳的煩惱是什麼?」

    「我先生原本是很愛我的,但最近這兩年出軌了。」

    我說:「你們家鬧鬼了?」

    「不是,是他愛上別的了。」

    我說:「愛上別的了,那肯定有原因,他愛上誰啊?有照片嗎?」

    「不是,他愛上電腦了。」

    唉呀!我鬆口氣:「愛上電腦?愛上電腦不是出軌啊,這個沒有事的,電腦它也不是個人,妳又怕什麼呀,是不是啊?電腦至少不是個女機器人啊,妳擔心什麼呢?他玩電腦是出去玩,還是在家玩?」

    「在家玩。讓我很煩啊!」

    「妳煩什麼啊?」

    「他怎麼不多花點時間來愛我呢?」

    我說:「妳又不是電腦。」

    這是我們要求太多了,對不對啊?她應該感到高興的事情是,她先生在家裡玩電腦,至少是在她的目光監控之下,而且他沒在網上和別人瞎扯、胡鬧,只是打個遊戲,或者是上上網看看新聞,或者是像我剛才所說的修改個圖片,或者是通過網路處理一些工作、信件,甚至通過網路和電腦正在做工作。她說:「他和電腦相處的時間遠遠比和我相處的時間多。」她不能這樣去測算這個問題。

    我就說:「妳不應該為此煩惱。」

    「為什麼呢?」

    「第一個,說明妳有丈夫,妳應該感到高興。妳看今天有多少女人嫁不出去啊!第二個,人家是做完飯,洗完碗之後才上網的,可是妳吃完飯之後就上床啦!」有幾個丈夫喜歡這樣的女人呢?他沒出去野跑就夠意思了,是不是啊?他不知用了多大的定力在那兒玩電腦啊!要不是看著當初戀愛中的海誓山盟和已經有孩子的份上,他早抱著電腦跑到別人家住去了。所以,理解就會幸福,就不會煩惱。讓我們容易發火的原因之一就是「沒有理解別人」。

    (三)知識面窄

    總是對別人發火的人,凡事總以為是別人的錯誤,事實上不一定是別人的錯誤,可能是他的「見識太少,知識面太窄」。這是容易發火的第三種原因,就是知識面太窄了。

    (四)自私

    第四種容易發火的原因就是「自私」──太自私了。人生有得有失,得與失很容易引發很多人的情緒波動。大家想想過去的情緒波動經驗,應該有一半以上的情緒問題都與得和失有關係,尤其是自己個人的得失。比如說你鄰居的那個房子,一般和你做鄰居的房子通常不會和你有太大的差別。同住一個小區,房子不管新點或舊點,層次都差不多,也許經濟收入也很類似。尤其是普通的人家,如果在一個普通的居民區住了很多年,鄰居互相都認識,也都需要每天去打工、工作,才能夠養家餬口。可是有一天,一個鄰居很幸運地買到一張大彩票,中大獎了,比如說中了幾千萬美金,你們家卻連人口、房子和家產加起來也不值一百萬。聽到鄰居一夜之間賺到了幾千萬,一般人都會恭喜他,但多數的鄰居就開始仇恨他,說:「這個人長得那麼醜,那麼笨,不知是哪根筋長錯了,怎麼會發這麼大財?」甚至有人一生氣,半夜放把火給他:「你不是很火嗎,我給你點一把火。」為什麼這樣呢?嫉妒。為什麼嫉妒呢?因為他拿到很多的錢,其他人沒有拿到,就產生了嫉妒的心理,所有的嫉妒行為都是自私的。看到一些不快樂的事情就容易發火的人,通常也是太愛自己,心眼太小,沒有廣博的愛心和社會性道德。

    太自私的人很容易去對別人發火,很容易看到和發現別人的錯誤,甚至即使別人沒有錯,也總覺得別人妨礙了他、別人比他好。總是看別人錯誤的人,尤其是容易發火的人,自己不一定是正確的。你發火就一定是別人犯錯誤了嗎?其實經常是發火的人自己犯了錯誤。

    我這樣告訴你,如果你是這一類容易發火的人,請你想一想,我說的是不是和你能夠吻合?

    解決的辦法

    (一)   學習慈悲和大愛

    容易發火的人要怎麼改正呢?可能也不容易,我試一試回答這個問題。首先,我剛才說的第一種問題是「能量」,能量太足。說能量太足,其實我是讚美你的。有一種能量是年輕人躁動的能量,確實是比老年人能量要足,但是這個充足的能量沒用到腦上,只用到了嘴上,只用在責怪和罵人上。這是身體的能量用錯了地方。

    第二個問題是沒有智慧。比如說,大腦有時候受到頭顱骨的限制,有些人骨頭小,腦在裡面沒有很輕鬆的運動空間,也會顯得腦不夠好使。還有的人是堵塞,比如說有一百條線,裡面應該是通暢地傳輸著能量,傳輸著訊息,可是其中有幾個管道被堵住了,或者是流通的時候不太順暢,就像老水管裡面長了很厚的鏽一般,即使打開水龍頭,水流量還是很小很小。如果是通到腦的話,就會覺得我們的智慧不足。包括知識面狹窄等等這些問題,其實都是需要一個學習的過程。我們應該學習去理解別人,甚至學習一點心理學。很多問題是大家都有的問題,很多行為是人類合理的行為,只是此時此刻看不到自己的問題,只看到對方的過錯而已。

    再一點,就是要學習一些慈悲和大愛的教化內容。如果我們靠近聖人,所得到的就是智慧的啟發;如果靠近凡俗的人,所學到的就是普通人的思維方式。所以,希望大家能夠有機緣多聽一些古代或當代哲學大師的智慧之言,如果這些大師都找不到的時候,可以找找我這種小師,來聽一聽,也許會對你有啟發。我教的是能夠很容易入手和學習的部分,讓你學會慈悲、寬容地去對待別人,也許自己就會獲得意想不到的收穫。這是很多人到這兒來之後都發生過的改變,幾乎所有人到這兒學過一個月之後,脾氣都變小了,發火的頻率也降低了,尤其是女士。我想起香港有一部電影叫《功夫》,《功夫》裡面有個女士,叫作「包租婆」,她有一種功夫叫作「獅吼功」。只要她「哇!」一喊,所有人都逃跑了,這個就是寓意著愛嘮叨的女士,嘮叨就像無形的刀劍一樣,瞬間就衝出去了。所以,要小心自己的表達方式。

    (二)學著多做沒有交換之心的善事

    還有,學著多做一些沒有交換之心的善事、善行。比如說幫一些需要幫助的、看似弱者的人,或者幫助一些正在乞討的人,當你見到人家有任何困難的時候,如果方便的話,你就要去幫助別人,通過這樣的行為,就會改變你根本的想法。譬如,你過去熟悉的自我,一切都要別人來為你服務,你才覺得幸福。現在,你可以開始轉變一下,試著以無私、沒有交換條件的心去幫一下別人,一旦開始做這件事情,也許會讓你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對於我來說,如果我幫助了別人,會讓我覺得快樂和自在。在我們菩提禪修裡,幾乎所有的人都幫人,幫過人之後,我們自己會很幸福。

    聽到我這麼講之後,思考方式比較短淺的人過一會兒就開始幫別人,幫完之後,明天就問我:「我怎麼沒有得到什麼意外的驚喜和收穫呢?」幫人是一個漫長的事情,關鍵是你內心得到的是痛苦、自在,還是喜悅呢?不要去看別人的表情,關鍵是你內心得到的是什麼?我們一旦經常幫人,再加一點我剛才說的,去做大禮拜,去修行,去關懷別人,這樣你的身心就是自在和放鬆的。

    中文的「自在」是一個很特別的名詞,代表著輕鬆的、安詳的、通暢的、和諧的,也就是最美好的感覺融為一體的一種精神狀態,我們稱為「自在」。只要你內在通暢的話,就沒有障礙;你的心沒有障礙,供血是正常的,你的腦就會全部啟動、工作。腦中沒有障礙,供血又正常,氧氣也充足,你根本不用開發智慧,你的腦本身就是智慧的。

    如果經常修行,你的腦還能被開發出智慧。所以,學著幫人,由這裡入手。

    如果經常發無明火,發完之後又後悔,要學會總結經驗,盡量控制自己,不做後悔的事情。

    (三)換位思考法

    如果火開始要發作起來的時候,我提供幾種方法。其中一種叫「換位思考法」。譬如:你覺得某個人做錯了一件事,讓你很生氣,那你就想,如果你是他。

    香港的一個同修告訴我:「師父,我今天很生氣!」

    「怎麼了?」

    「我從外國僱了一個傭人,在我家做飯,我們工作很忙。我買的那個鍋啊,特別貴,名牌。結果這個女傭來了之後,倒是很勤快,她給我擦(註:刷)了一次鍋,那只鍋一半的價值都被她擦掉了。」原來那個女傭用鋼絲刷子「蹭,蹭,蹭」地刷那只鍋子。本來光亮光亮的鍋子,被這麼一蹭完之後,上頭全是小爪子印,而且是用鋼刷子刷的,這個爪子印不是假的,用手能摸得到。她很心痛:「這麼貴的鍋,這麼好的鍋,我請她來是幹活的,結果她是來給我糟(註:浪費)錢的。您看她把我的鍋刷的,好像刷了我的心一樣,好痛苦啊!」

    我說:「妳打算怎麼辦?」

    「我要把她炒了,我不要她了。」

    我說:「那以後妳自己洗鍋啊?」

    「哇!確實我的時間很緊張,那不行,我再換一個。」

    我說:「換一個,說不定趁妳睡著了,刷妳的臉,說不定還把哪裡給弄花了。她既然錯了,你就告訴她,不能這麼刷就好了。」

    她說:「我以為她懂呢。」

    我說:「她生活在一個科技比較落後的國家,說不定她們村裡唯一的電器就是電燈,沒別的,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見過。」這個女傭到了他們家,坐那個抽水馬桶,還三天排不出來呢,因為不習慣,也什麼現代化的設備都沒見過,既然她這麼主動幹活,刷就刷了吧,以後多買幾個鍋,備著就好了。還有我時常說的,經常吃飯的碗、炒菜的碟子、做菜的鍋,只要結實、耐用、刷不壞的就是好鍋,不要買那麼名貴的,以防自己給弄壞了。你找個傭人來幫你擦,擦壞了是正常的。

    發完脾氣,要後悔,以後就會學著少發脾氣,不要再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因為發脾氣的過程容易造成傷害,傷害一旦形成之後,就像刷壞的那個鍋一樣,對方又賠禮又道歉,但已經刷出來的那幾個小印子一直在上頭,弄不掉的。尤其是瓷碗,只要摔壞了,不論你用多好的膠水把它黏起來,它畢竟有個裂紋在裡頭。傷害既然已經形成了,賠禮道歉就像膠水,黏完了之後還有那道痕跡,弄不好了還會扎手。所以,少一點發火,當遇到情緒上來的時候,要學會換位思考——如果你是她,她根本沒有見過,弄壞了很正常的。

    幾乎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我們都需要學會站在對方的位置和身分去思考,這樣能解決一半的問題。理解了對方之後,再多一點包容。如果別人做得太過火了,而且是有意做錯事情,好,想想你的親兄弟、親姐妹,或是你的孩子,他們都能夠很順從地和你配合做所有的事情嗎?也都不可能的啊!你和家人之間也在彼此破壞著,對不對?說「破壞」這個詞有點重了,其實都是些小破壞,只是覺得沒那麼大的傷害而已,你還能夠和他們一起生活,其實就是多了一份親情的包容。為什麼換一個身分你就受不了了?如果這個鍋是妳的丈夫刷壞的呢?妳可能發的火就少了。

    如果是妳的孩子呢?妳可能發的火還會更小一些。如果是妳自己呢?妳可能還埋怨鍋──為什麼買這麼貴的鍋啊?說不定還會埋怨買鍋的人呢!所以,只要理解,我們的情緒就會少。

    (四)換個寬鬆的環境

    還有,不管怎樣,理解不理解,當你就要發火的時候,如果還能控制自己的話,我教你一個秘訣,一個咒語,那個咒語就是:1,2,3,走人。先離開這個即將爆炸燒火的環境,走人,先撤出去。先到一些環境比較寬鬆的地方,像公園啊、餐館啊,人一吃過飯之後,情緒都好了。餓的時候,就容易發火,一吃飯,什麼都好解決;沒飯吃,什麼都不好解決。因為人肚子裡沒有飯,腦子就缺血、缺氧,本來想通的事,這時候也想不通了。

    還有,女人每個月那個事情的那幾天的時候,是最危險的。我們這裡有一位年長的男士,老同修,告訴我一個秘訣,他說:「那幾天是我最勤快的時候,我的甜言蜜語勝過戀愛初期。」我說:「你這樣說你太太就信啊?」他說:「信啊,她聽著特別高興,她以為我真的特別愛她。」我覺得這是真言啊!所以,想發火的時候要離開危險的地方,去思考一下,火氣就會平靜很多。

    問題(三)

    您好!上師:

    我看到身邊的人做一些素質很低的事,心裡總會特別痛恨,每天都生活在這種痛恨的情緒之中,請問上師,這是不是不慈悲的行為?我該如何走出這種心理狀態?

    ——正義的小牛

    遇到沒教養的人事物應如何把握心態

    我覺得看到這種事情就想發火的人,說明自己的素質還不高,一旦修到一定境界的時候,就開始看什麼都順眼了。就像我爺爺到了76歲之後,看什麼都順眼。中國宋代有一位禪修大師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他說,初學道,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修道之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等畢業(註:徹悟)之後,還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最初的時候看山就是山,它單純就是山唄!它還能是小籠包嗎?不可能的。它能是木頭嗎?不是。剛入門修道的時候,就開始看山也不是山了,總覺得山在呼吸,山在走路,山就是包子,他把把眼前的事情和另外某種境界的東西混淆到一起。但到開悟了之後,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這叫什麼呢?這叫「返璞歸真」。譬如說一些人在經濟貧窮的時候,吃的是普通的飯食,經常會自己鬥爭和反抗,說:「有一天我發財之後,我要吃最貴的、最香的、最好吃的東西,而且要天天吃。」等開始有些錢了之後呢,可能會大吃二吃,什麼都吃,什麼貴就吃什麼。等吃了一段時間之後,發現既不對胃口,而且身體也給吃壞了,再吃下去,命都沒了。醫生告訴他:「最簡單的麵包、最簡單的饅頭、最簡單的稀飯,加一點鹹菜,一點青菜,也是最健康,最養命的。」這個時候,錢也有了,該吃的也吃過了,該浪費的也浪費過了,才發現原來小時候受窮的時候吃的飯,才是真正養命的、健康的飯,最後回到最初的那個原點,那種平淡、平靜的飲食和生活狀態才是最健康的。

    當你看到令你不愉快的事情時就想爆發,只能證明你有正義感,但是,沒有自我約束能力。如果你想改變別人,先改變自己的脾氣。

    我在年輕的時候,也不知是不是吃了豹子膽了,總想去改變世界,可是,最後我發現,這個世界我一點都改變不了,反而是世界在改變著我,讓我去順從於這個世界。一旦順從了這個世界,我才發現,我該發的火也沒有了,該生的氣也減少了很多,才慢慢適應了這個世界。

    最初的時候,我是煩這個世界的,比如拿開車來說,我開車到一個路上去,前頭車都堵住了,那裡是個斜坡,我就先把車停了,停了之後,不小心車自己滅火了,等再打火的時候車就往前竄,我就再按上它,把那個火熄死,停下來,那個時候,我不是埋怨自己不會開車,而是埋怨:「這破車,誰設計的啊!」這是第一種。第二個,我埋怨修路的人:「這路誰修的啊!不會修個平路嗎,為什麼修個斜坡路啊,這不是讓我丟臉嗎?讓我上不去,下不來。

    」我還不能棄下車就跑,那樣就對不起朋友了,因為那是人家的車啊!到現在我終於領會到了,是自己開車技術不好,不能怪別人,要怪就怪自己沒有技術,沒有知識。

    再比如年輕的時候,有急事時,我最討厭的是遇到紅燈,一到路口,紅燈「噹」亮了,把車停了,有的時候那個路口特別急人,你越有急事,那個紅燈的時間反而變長了,等著吧,倒數三十秒,三十秒之後再數一圈,還不變綠燈啊!氣得我,那時候就把責任和煩惱都推給別人。現在我火也熄了,煙也滅了,這個時候我再想,唉,都是自己的錯。急什麼啊?比如有兩次我開車速度正常,有個小青年看了我一眼,之後用表情告訴我:「怎麼樣,老頭兒,你開車不如我快吧!」我就正常開,開著開著,到了郊區,那是晚上,郊區燈越來越少,一會兒聽到前邊「咣噹」一聲,我把車開過去一看,正是剛才跟我作表情的小青年。我又不可能做表情取笑他,還幫著他報警,還要把他拽出來,拽出來之後這個小青年還能說話:「謝謝大叔!」我把那些難聽的話憋在自己心裡說一遍:「怎麼樣?不發瘋了吧?」表面還得安慰他:「沒事,會說話就好。我曾經救過幾個拉出來不會說話的。」他一聽我這麼講還挺高興呢,後來變朋友了。

    我們總覺得別人不合理,別人是錯的,現在我才發現,過去的我是錯的。我不知道提這個問題的朋友,你的問題是不是類似我自己以前的問題?把我的經驗告訴你,和你分享了。我們應該學會去接受這個世界。有一句話也許是不合理的,那句話是「存在就叫合理。」這句話本身就沒道理,小偷存在合理嗎?離婚這個事兒存在合理嗎?有多少人因為離婚受傷啊?這裡(註:心)拔涼拔涼啊,痛啊,心在滴血啊!我問過一個三十多歲的離了婚的先生,我說:「你太太挺好的啊,長得又漂亮,人家收入也不比你低,別人都覺得很難得,長得這麼好,經濟收入又挺高的,為什麼要離婚啊?」他說:「你不知道啊,她出了家門之後人模狗樣的,大家都以為她是好人,你知道我在她旁邊,她一發作的時候就拿著刀亂揮,我的命隨時就會沒有啊!你看看我手上的這個疤。」我一看,真的有疤。我說:「你說的是真的嗎?」「真的,我撒這個謊幹嘛啊?那你說我離婚合不合理?」「哇!太合理了!你最好離開溫哥華,轉移到一個她永遠打聽不到你的地方,否則你搬了家,萬一她找到你,再把你給滅了呢?」我不但同意他離婚,還希望他再一次移民,或者回流(註:搬回祖籍地)。

    所以,不要希望改變世界,不要希望改變別人,先改變自己。

    問題(四)

    金菩提上師:

    我總是想得太多,優柔寡斷,經常心事重重。請問上師,我該怎樣調整自己?

    ──傷感的貓咪

    遇事優柔寡斷該如何處理

    有人做事情或看待問題時總是優柔寡斷,一直在判斷、對比,不能夠拿出一個比較果斷的處理方法。我覺得要分情況,有些事情該果斷的就要果斷。比如說,我有一個特別聰明的弟子,他說話有點結巴。有一次,他和他爸爸一起開個大車走在一個山裡頭,當時是晚上,對面來了一部車,路很窄,他的車必須往後倒。爸爸就說:「兒子,下去給爸爸看看車,給我指揮,路這麼窄,很危險。」這個弟子說話有點結巴,下了車之後就說:「倒……倒……。」一會兒那個車「咣噹」就掉下山坡去了,幸好有樹把車架住,這個爸爸沒摔死,上來之後就「咣咣」搧了他兩嘴巴:「你為什麼還說倒?」他說:「我說的是『倒不得』,可是當我說出來的時候,你的車已經先下去了。」所以該果斷的時候要果斷,不該果斷的時候就不要果斷。比如說離婚這事,如果對方先跟你提離婚,你先拖拉著,溫柔著,扭捏著,別直接同意。或者想到結婚的「危險性」時,如果有人跟你提出結婚的時候,你也不要輕易答應,不要讓他輕易追到手,不要輕易說你同意結婚,這樣可以有多一點考慮的時間,萬一還有更好的呢?(眾笑)

    有一次去紐約,紐約當地有兩個同修說:「師父,您來紐約光給大家上課了,我帶您出去逛逛紐約。」一個高材生弟子──博士弟子開車,唉呀,我那個幸福勁啊!本來我睏了,結果一上車之後,弄得我比他還興奮。太恐怖了!在上百米的大橋上,他一手打著手機,一手開著車,一會兒「呼呼呼」(註:車速極快之意),再一晃,我就要從窗戶掉下去了。那個驚心動魄,讓我覺得自己好沒有定力啊!自己是怎麼修的啊!因為我一直抓著車前邊那個地方,我總覺得連安全帶都不保險。我就去安撫他:「平靜,平靜,你能不能念佛呀?」他就說:「念佛我也開這麼快。

    」這是他非常果斷的部分。可是,到了中午兩點鐘的時候,我們還沒有找著餐館,不是沒有餐館,紐約特別多餐館,只是他一直在猶豫著:「師父啊,我是給您吃中餐呢,還是吃西餐呢?」等最後終於到了餐館的時候,已經下午三點鐘了。因為他在那兒猶豫不決,所以在繞了這麼大的圈(兩個小時)之後,我們吃的是麥當勞。

    我只能說,該果斷的時候要果斷,比如說倒車,比如說吃飯。有多少人為了晚上吃什麼這個事討論半天,一商量,從五點鐘就到了八點半,結果說:「湊合著吧,家裡還有剩飯。」這就是最終的答案。所以別太猶豫。先弄懂目的,再決定行為,事情就簡單了,不要為了選擇中餐或西餐在那兒猶豫不決,最後把大家餓翻天了,餓得連文雅的人都想跟你比武了!不管怎麼樣,我還是特別衷心地感謝美國快餐。經常在我們做了痛苦的抉擇之後,還是以最快的時間在麥當勞拿到吃的。

    有的時候,當你的生活條件太優越了之後,反而做了很多不必要的抉擇。

    今天上午,有幾個青年同修找我討論問題,其中有個小女孩,長得很漂亮,拿出手機來:「師父,幫我選個人好不好?」誒?選什麼人啊?我往手機一看:「誒,這小男孩是哪個歌星啊?」「不是,這個是向我示好的一個小朋友。」「這長得不錯。」「您先繼續看下面的。」最後看了四五個。她說:「師父,您選吧。」這又不是我找對象,礙著我什麼事啊?就在我們幾個人開著會的時候,人家來這麼一齣,讓我幫她選。結果這四個我全選了,因為長得一個比一個好,可帥了,誰看了都會動心的。還沒等我做決定,我旁邊那一位我認識好幾年的弟子,目前也是一個人生活,他說:「妳還讓師父選?如果是我的話,抓住一個算一個,只要靠近我,我就不會放過他。妳有四個可選,才會這麼猶豫不決,師父看上了第一個,妳還說不行,還要再看後頭三個。要換成我的話,逮著一個算一個,哪有什麼可選擇的呀?真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

    所以,當你的環境條件越優越的時候,你反而會開始猶豫,到底哪一個合適啊?其實我也不知道哪一個合適,我覺得逮著一個就確定下來就行了,妳那個憂鬱就沒有了。否則一年下來的話,妳就變成愛情憂鬱症,最後永遠都不能做出抉擇。在感情上,我們要學會判斷自己到底對這個人有沒有感覺,有感覺就行了,如果來了第二個人,妳說還有感覺,那也不行,因為已經有第一個了,就行了,大家要記住。尤其是有對象、愛人,已經結了婚的,有了第一個之後,再看到第二個、第三個令你動心的,也要告訴自己把心收回來。選擇太多就是傷害;選擇太多,可能會變成憂鬱症,反而是沒有選擇的人,一旦抓住一個就算是好的,是最珍惜的。我的問題就回答到這兒了。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