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菩薩人生

字體:

  • 修行的收穫

    這幾天時間很短暫,大家除了高興、興奮之餘,我盡量給大家練的時間。大家身體的感覺好嗎?(同修:好!)會覺得有一些收穫吧?(同修:有!)

    對。和剛來的時候相比,你現在能量應該要充足了很多。認真地修,修三個小時,你的身體的感覺,就會從疲勞、不舒服,乃至心裡煩惱,完全改變了。輕鬆、自在、快樂,都會產生。這就是為什麼我這麼多年以來一直致力於去傳播佛法,傳播以禪為主的修行方法。這些方法真的是很好。

    有很多人說,放鬆有很多方法,像出去打球,或者到戶外運動、跑步,還有的人去釣魚,還有人去打麻將等等。這些方法都不如在那兒靜靜地、按照我所指引的方法去做上三個鐘頭,你的疲勞很快就消失了,快樂、正面、健康的能量就會充滿全身。那多好啊!僅僅這個部分,也足夠我們去研究認識一輩子,這也是所謂佛法當中不可思議的現象。你看,我們通過一種持咒、觀想和幾乎沒有動作的行為,就能達到這樣好的效果,真不可思議!其實,到現在都還是很難理解的。應該說,沒有辦法用一種絕對肯定的理論來解釋。

    像有辟榖的——辟榖就是很長時間不吃飯,或者很長時間只吃了一點點飯。當然,不瞭解的人會說:「是不是突然間大家都得胃病了?」不是。病態是痛苦的、不舒服的,而辟榖甚至超過我們人類生命生理的極限——一般要是挨餓的話,不管男女,差不多七八天也能餓死。我們辟榖通常超過十五天,人的精神狀態都很好,不但疾病會減少,而且能量還挺強,心情還很好!幾乎每一個人修練幾天之後,通常都會出現脾氣好轉。當然,我們並不是說改變了性格,性格是不好改變的;是指你的脾氣。不管脾氣好壞,有一段時間,就是總容易發火,對不對?每個人都有的。其實,這個人體,每一個月或是每一百天之內,是有週期性的變化循環的。有那麼幾天,心裡總是很快樂,遇到煩惱的事情,好像也非常地平靜,也沒有任何發火的感覺。有時候,就會莫名其妙,看見什麼都想發火,看不見什麼就更想發火。對不對?那是為什麼?首先是身體的問題,譬如說過於疲勞。人過於疲勞之後,說話沒好聽的。煤礦工人、建築工人、修路工人、石匠、瓦匠等等,這些特別體力活兒的人,大家在一起說話,都比較粗、比較野,都特別直爽,罵街哪個難聽罵哪個。為什麼呢?累的。其中一項就是疲勞。疲勞之後就沒好氣,沒好氣就沒好話,更沒有什麼好表情。所以,你看,我們修一修之後,好像發脾氣少了,好像人溫順了很多。那發脾氣會不會對身體不好呢?會呀!我們修行之後,我們很多很多的改變,就是從身體上,學術一點說,生理上必然得到改變,心理、精神的部分也隨之改變,人就變得自在、健康了!

    大家修這幾天以來,你體會到自己受益的這種感覺、這個效果很明顯的人請舉舉手,我看一看,我也做個測算。差不多都有受益。

    有相當一小部分人剛剛到這個班上,就像抱怨狂,看到什麼都不順眼。屋子高一點,「屋子怎麼這麼高啊?」屋子矮了,「怎麼這麼矮啊?」地板給他鋪個墊子,「為什麼給我鋪墊子啊?」給他拿了之後,「為什麼給我拿掉?」怎麼都不行。就是煩躁、疲勞、壓力給造成的。七天之後,沒有任何抱怨,全部是笑臉相對,每個人都特別開心。所以,我們可以理解佛陀釋迦牟尼——當然,我覺得釋迦牟尼佛是一個大根器的人,是很不得了的,天生祂的能量就不同。祂當年修了七八年之後,成佛了,將整個世界、人類一切都觀察得完全透徹了,這些都是與修行當中的能量積累有著必然的關係,乃至祂整個的身體其實全都變了。通過一個正確的方法修練之後,我們的人體就改變了,所以,佛陀釋迦牟尼涅槃之後,祂的骨頭化成了舍利。正常情況下,普通人的骨頭、肉都燒化了,祂的燒不壞。我們現在知道,中國法門寺有一段佛指骨舍利;斯里蘭卡、緬甸也都有,有人說是釋迦牟尼佛舍利。其實,也有很多是後來者,就是我們佛門的先師大德往生之後留下的舍利。木頭燃燒之後燒人體,正常都燒化了,舍利就沒有燒化。

    我見過很多種舍利,有的真是像彩色的寶石,有的像玻璃珠,但是帶色彩。在溫哥華,跟我們修的一個老弟子,當年是在中國北戴河修,山東人,現在已經往生了。他走了之後,在殯儀館、火葬場火化,火化完了之後,留下了很多顆舍利,很神奇的!他的那種像黃金一樣的舍利,拿起來掂量掂量,就是黃金的重量,像綠豆粒這麼大的小舍利,有十幾顆。我們沒記得他有金牙,我就問他家人:「他有沒有金牙?」

    他家人說: 「沒有,從來沒鑲過牙,牙口特別好。」

    老人從來不戴金戒指。我就問:「他去世前有沒有放個金戒指在他身上啊?」

    「沒有。因為當時發病很突然,就送醫院,送醫院就再也沒有出來。」所謂發病,其實沒有病,就特別不舒服,到了醫院,很快就走了。燒出黃金似的舍利、像花朵的舍利,真的很神奇!我們現在不是說死亡問題,而是指我們修行之後,這個血肉之軀都能改變。所以,我們就不難理解佛陀有通天達地的智慧可以將世界看透。

    我們修行不是一日之功,要認真地、誠心地去修。本師父傳遞給你的方法,是從健身乃至成就,而且保證不出偏差的一個修行方法。這裡跟大家溝通、交流一下,真正有緣人,平時哪怕見不到我,也應該好好修。

    幫人是成就菩薩的人生

    天下沒有絕對平坦的路,如果有絕對的平坦,也僅僅是短暫的一小段。自然界的路,大家都見到了,特別寬、特別直的路,只是一段,再往前走,就可能溝溝坎坎。這也正是告訴我們,人生之路也是這樣。最寶貴的也許在身邊,也許正是在最艱難的時候。成就也是這樣子——環境越難、你越真心,效果就越好。就像在你最貧窮的時候,別人給你一碗米,你一生都念念不忘,告訴兒孫們,報恩於人;在你最寒冷的時候,別人送你一個棉衣服,哪怕很髒很舊,你能感恩一輩子。

    修行也是這樣,環境越困難、越艱難,我們越是真心不二地修,才最容易達到最高的境界,功德、能量也是最強的。如果都是開放的,隨便做什麼都行,你的心也散了,那種作用就很小了,效果就會很差。

    所以,希望大家回家之後,一是好好修;另外我們要知道,幫人就是行菩薩道,其實是在提高着我們的覺悟和智慧,又能積功累德,增加個人能量。還有在教人的時候,其實是師父所講的這些佛法、道理、智慧在你的大腦之中多走了幾遍,所以你講出來告訴別人,就提高了自己的領悟力,使自己達到更高境界。所以,幫人度人,其實是一個快速提升自己的好方法。經常幫人、度人的人,大腦就越來越聰明智慧,其中一項原因就是:在告訴別人的時候,佛法在你的大腦裡已經過了好幾遍了,你領悟了,就變成一個智慧的人了。幫人的功德,又讓你的很多功德福分都有了,能量也有了,再具有智慧,你這個人的魅力和能量就和過去不可同日而語,你的變化就大了。

    我看到好幾位同修,在之前是萎靡不振,好像沒有能量了,弱得不得了,說話聲音細細的,我用力聽都聽不清楚,沒底氣,做人也什麼都不行。當傳法給他,他也認真去做,信心來了,在外面用了一小段時間,越用越好,整個人的精神面貌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什麼都不同了,變得越來越好、越來越陽光,這一切都是能量,是能量的儲蓄積累造成的一個現象。這樣多好啊!那你活得就痛快,做事業容易成就,交朋友能交真心的朋友,能交一大堆,那多好,多快樂啊!一個普通人,不幫人,也不做什麼好事兒,這一生都沒個好朋友,想說個心裡話也沒地方,過年過節想串個門,也找不到地方,走到哪兒,人家也不歡迎。

    真正去幫人,又能夠將慈悲的佛法傳遞給人,能讓人受益,能幫人解除痛苦。這樣的人生是什麼樣的呢?不管你自己有沒有看到自己的光彩,我是覺得這就是活生生的觀世音菩薩再世。這種觀世音菩薩的大慈大悲的偉大行為,是靠我們每一天每一件慈悲付出的小事組成的。就像佛說:「我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都放著億萬的豪光。」由無數的小小的善事就組成了菩薩這個巨大完美的生命,可見我們去幫人有多麼重要。塑佛像是塑自己的未來,幫人是成就自己的菩薩人生啊!這樣的人生,你未來如果去地獄,那也是到地獄去普度眾生,是因願力而去,你不會因為罪過而去地獄;如果上天堂,那是必然,還要上到那個不生不滅的天堂、永遠住世的天堂!

    這一切就是在於領悟吧!我該告訴你的,就要告訴你。你如果聽懂了,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所以,幫人不在於環境什麼樣子,是在於你的心。實際上,是由自己的意識來決定自己的行為的。在很多年前,我一直說我很讚歎水,我覺得水的好處是:它永遠是水,但是可以用任何形式出現。寒冷的時候變成冰塊、變成雪花,把寒冷的冬天來裝點;熱的時候是水、是液體。有沒有東西可以擋得住水呢?沒有!擋住的也只是局部而已,就算放在瓶子裡,它都能慢慢飛掉——那叫化整為零。有些人說:「我想一教人就是三百人!」那你不如從一個人開始,對不對?是你的心有沒有被滅掉。但是,這個環境給人的壓力,有時候心會被滅掉、會死掉,那就滅掉了你获得一切功德的機會啊!所以,對於佛所行的大慈大悲之道,我們不能因環境改變而改變。

    我們走到寺廟,從進山門開始,有那些類似天兵天將的形象,都是一種很武力的。從修行境界上來講,低的,可能是金剛,往下上走羅漢,再往上走才是菩薩。所以,通常進正宗佛教寺廟的大門,先見到的四尊神是誰呢?(同修:四大天王!)對,這就代表天界之上——你就開始上天了。天界之上,在前面把門護衛的是誰呢?通常是一些金剛羅漢。越往裡走,你會發現這些修行人越柔軟,是不是?再到大雄寶殿,佛像後面通常站著一尊觀世音菩薩,佛像既莊嚴又有很柔軟的感覺,是一種剛柔並濟。這種陰陽結合,是很難說清楚的一種感覺——不是純威武,不是純剛硬,又不是柔軟像水,是一個很綜合的、非常完美的形象。

    再說這些類似女性的菩薩們,塑像的皮膚那麼柔順,眼睛也不放著那種所謂鋒利的光芒,都很柔軟。祂們容易被滅掉嗎?不會的!世界滅了,祂也滅不掉。祂的心、祂的身體、祂的血液是鑽石做的。祂的血液裡流動的,可能是類似鑽石一樣堅硬的一種液體,但是祂的外在非常柔軟。祂的堅硬是來自於祂的信念,沒有人可以改變的!我寧可被燒死、被千刀萬剮,也很難改變我心中所嚮往的那份慈悲和美好。這就是菩薩!

    有的人修得特別好,修得好的人一定是度人多的人。要敢於度人,但是一定要講方法。然而,首要的是你有沒有這份信念;第二是你的信念有多麼堅定。這個確定之後,你的方法自然有了。就像水,沒有它去不了的高山,如果到了低處,它又變成了一個極大的力量。既有高山,便有深谷,深谷一旦再深一點,這一股水聚到了一起,能有多麼強大呢?現在,到處用水發電,水上有很多渡輪,水中有萬物、生命。我們仔細想一想,水有多麼強大啊!有沒有東西能把水阻止住呢?沒有!黃河水流到這兒來,把它堵住,堵得住嗎?堵不住!你所堵住的是一個局部。你的慈悲心也應該是這樣子,你的信念也應該是這樣子。

    信願行

    方法都可以改變,但是你的心不能改變,你的意志不能改變,這樣才能成就。不受千般苦,難為人上人,何況你要成為金剛不壞之身?因為你要解脫,所以你要有這樣的心。佛陀釋迦牟尼修了八年,最後大徹大悟。祂大徹大悟可能是到第八年的某一天,但是經過了八年多的積累,每一天都在積累著、儲存著能量和智慧。所以,每一天的修、每一天的發心對祂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並不是說第八年覺悟的那一天才是最重要的。就像我們蒸饅頭,蒸半個小時之后,饅頭熟了,不是因為揭開蓋子的那一剎那熟的,前面蒸的這個過程是必然的、非常必要的。

    佛法無論是對改變身體狀況、改變智慧、改變我們的生命,都有著必然的作用。佛法的神奇之性、不可思議性,我們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佛法可以讓一個人上天入地,讓一個根本沒有文化、沒有知識的人成為智慧者,能登堂說法。在智慧上,我們說得具體點,可能不次於大學教授。對,讓一個凡俗的生命能夠造福無數的人。一個普通人,只要有這份發心,認真修行,認真按照我所要求的去做,就能達到這樣。也有人說:「那我是不是也要修十八年呢?」不需要。你修十八天之後就開始做了,你只要敢做,就具有了這樣的能量、智慧。當然,這些能量和智慧也是隨著我們的發心、隨著我們的經驗、隨著我們的功德積累而越來越強大。

    加拿大有一位同修,過去在中国也跟我學過,我離開中國之後,她就沒好好修,後來移民到溫哥華,生活將她折磨得——經常說話是很沒頭緒,頭腦都不靈光了。

    有一天,我們倆聊天,她說:「到底怎樣才能真正有成就,有本事幫人啊?」

    我說:「要是複雜起來說的話,妳要修『六度』。

    「哎呀媽呀!那得修多少年啊?什麼時候功德才會圓滿啊?」

    「簡單的方法就是靠信心。如果妳的信心無比堅定,相信師父所說的話,妳可能瞬間就有很強的能量了。」

    她過去在國內的時候,看到我們在報告會上講到給現場沒修過的人加持,讓這個沒有修過的人當場給別人治病,效果特別好。她就想起來這件事情。

    她就問:「師父,這是真的假的?如果我這麼信心堅定的話,我能不能達到啊?」

    我說:「妳還跟我修過,妳還是弟子呢!但是,幸虧妳把心裡話說出來了。妳沒有信心,我也不教妳,看妳這樣子也沒信心。」

    她說:「我信心來了!讓我死都幹!」

    我說:「幹嘛讓妳死啊?我都想把死人給教活了,不會讓妳死的,妳先湊合活著吧!」

    她就說:「我想像師父一樣幫人。」

    我說:「妳不怕有病氣沾身嗎?」

    她說:「不怕!反正都活這麼大歲數了,還沒幹過什麼人事兒呢!過去一說都是師父的弟子,現在在師父跟前待了這麼長時間,才知道自己是個大笨蛋!」

    我說:「我要的就是信心。」

    「有信心!現在你讓我跳樓我都幹!」

    「那就行了,不用跳樓了。」

    我就給她加持。我說:「以後妳就可以給人調理了。」

    「我怎麼調理啊?」

    我說:「怎麼調理都行。別給人隨便開藥、扎針就行了。」

    她說:「真的啊?」她還是不放心。

    後來,我就給她一把扇子。我說:「這樣吧,妳不放心,拿著扇子去比劃。需要的話,敲敲打打,搧一搧。可能妳會覺得手裡有個東西好一點,但其實妳已經有這個能量了。」

    她當時真的信心很強、很堅定。我離開溫哥華到台灣、世界各地去傳法,她每天在那里接待別人,來一個就給調一個,好多人的疾病都給調理好了,效果特別好。

    別人都問她修了多長時間,她沒有辦法說,就吹啊:「我修了三十年。」效果這麼好,說少了年限,人家不相信。

    「怪不得!仙女,仙姑,菩薩!」

    她美著:「我什麼都是了,反正不是人了!」效果特別神奇,就是那一霎,她信心來了,我給她加持了,她就有了能力。

    所以,信心是我們修行最重要的第一大課。佛也是這麼說的。佛說:「學佛的人要具備的最重要的三個條件是:信、願、行。」這是佛弟子學得佛法的三個最基本的保證。信心!信仰!絕對的信心,就是信仰,你說什麼都行,說啥我都信。這聽起來有點愚昧的感覺,一般人會說:「不讓我們判斷了?你說什麼是什麼?」這正是一個不可思議之處。佛法之中有很多道理是可以進行思議的,可以理解的,比如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這個因果律是大家可以理解的,但是,再往更高境界裡修的時候,是靠信心來完成的。

    有些部分經過有信心的思考之後,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有些狀況是超越人類可以理解的範圍,比如神聖性。修禪本身有神聖性,禮拜也帶有神聖性,很多磕大頭、做禮拜的人,高血壓好了,「三高」很快就好——不出一個月,特別見效,對糖尿病、心臟病,還有肥胖症的幫助也很大。還有人吃了飯之後,不好往下排,做大禮拜特別管用。最難得的是能開智慧,好好修,做大禮拜,天目都能開!至於說你也磕了三年還沒開,那可能不該開吧。

    修行以慈悲為本。今天給你教的這些法,我都修過,修每個法一個階段後,要修另外一個法的時候,我都戀戀不捨,因為太神奇了!開天目,磕頭都能磕出來啊!念佛,真心念佛如果要是念一年半載的話,就能達到金口玉言的程度!但你要三心二意去念佛,就很難達到我所說的這種功夫。就算三心二意地念佛,念一年,你也是一個很吉祥的人。這是一定的。但是,真心實意地念佛,如果按照我所教的念佛法——菩提無量念佛法修一年的話,我覺得金口玉言、超凡入聖、解脫生死應該都能達到的,就看你能不能發心真正地好好去誦念,到時候,你身上都飄著香味。也有人很死板、很死心眼地問:「那是什麼香啊?」誰知道啊?反正是很美妙的清香。你身體之中沒有任何的污濁,你的意識之中沒有隱私,所以身上自然就帶來了清香,那些疾病自然就退了。但是,是不是只要我們覺悟,我們的疾病就絕對好了呢?不一定。所以,我想起道教修行者之中有一位成仙的鐵拐李,他成仙了還拄個枴。我也覺得不可思議。有時候這就是永世的業,他可能生下來就拐腿,那沒有辦法,那個東西不好改。但是,他拐腿也成了一個金剛之身的話,也挺好的。真修成金剛之身,拄雙枴都行。但是,一般也很少是這樣,某些部分是不可改變,但是還有很多可改變性。

    所以,給大家傳的這些方法,你們認真地去修,作用、能量、效果就完全不同。我看,這次大家還是挺認真。出來那麼老遠,再不認真的話,就白浪費了自己的時間,浪費了自己的金錢。無論多麼艱難的環境,我們都要認真去做自己該做的人,都要按照自己的理想去做人。不要因為環境、貧富貴賤而改變自己原有做人的本質。

    在治病之中,一切東西都是可以入藥的,就算毒藥也是,何況不是毒藥,對我們都很有幫助。你能看出本師父是個什麼樣的人吗?第一,佛法、慈悲,那就是我的生命。我使用的方法無奇不有。有人說:「修行人還開車啊?」我說:「有機會還開飛機呢!」你在家人什麼車都開,我们修行人就光走路啊?哪有那事兒?不可能的。關鍵是你拿著這些東西做了什麼。這是最關鍵的。

    佛陀講過一個長者借大白牛車救火宅裡面的孩子的故事。

    大家還記得嗎?對!那不是妄語,那是智慧。你要說實在話:「外頭啥都沒有啊,孩子們出來啊!」孩子就不會出來。他不懂事給燒死怎麼辦呢?對不對?撒個小謊,孩子們就出來了。撒小謊辦大事兒的事兒,多划得來,對不對?這就得用。

    當然,不是說師父非教你說謊,而是天下一切東西皆可以入藥,皆可以救命。我們的目的如果是使用這個東西去救命的話,那就去用。東西本身沒有好壞之分,有些藥物本身就是劇毒,我們講過,砒霜就是劇毒,中國傳統故事之中的武松他哥就是被砒霜毒死的,完了之後七竅流血。劇毒!但是,今天我們治療癌症的藥之中,通常都放這種藥進去,這就是以毒攻毒的一種治療方法,中醫西醫都是如此。很多藥是不能單用的,經由混合之後,就對人類有醫療的作用。那麼,世間哪一種方法才是佛法呢?沒有具體的方法。即使你坐禪,但你心中就是報仇、殺生、詛咒、滅亡,這樣去坐禪,最後會修出惡劣的功夫,那就不好了。我們前幾天講到西藏的故事,密勒日巴大師最早學法不就學的這種法嗎?你以為坐禪做功就都是在學好事兒啊?沒有。就像沒文化的父母親一看孩子又看書了,真不錯!仔細一看,在看黃色小說。你以為看書都是看好書啊?所以,行為本身沒有好壞,就看你賦予的目的是什麼。這個是至關重要的。

    成敗在於內心

    我們做人,我們的一切行為要符合自己心中的那個至高無上的道,但是,在表現的時候,不一定是那麼金光燦爛。當後人寫你的故事的時候,可以通過電影把你拍得金光燦爛,但是,在具體的行為上,你也許隨時扮演著一個很狼狽的樣子在地上爬。無論武功多麼高強的一個戰士,當遇到很低的帶電的鐵絲網的時候,也只能從底下爬過去。武功再高,和電對抗,也得電死;稍微站起來,被敵人機槍掃射,也會被殺死。所以,該爬就爬!爬也不叫丟人,並不是倒了就輸了。千萬記住,倒了不意味著輸了。今天,我扮演了一個很狼狽的形象,就是輸了嗎?沒有。一位真正的佛教弟子,應該像觀世音菩薩那樣,因眾生需要而變化。可能今天因為眾生需要,扮演一個清洗廁所的人,而且全身骯髒、冒著臭氣、旁邊圍著一群蒼蠅的又髒又醜的老人家。但是,他心中並沒有感覺「我好低賤」,只有想「我只要能幫到他就好」,而不會在乎今天外表看似狼狽、骯髒、污濁、沒面子。真正修行人沒有「面子」的概念,說得有點玩笑話,就是「不要臉」。太在乎臉面、臉皮,就幹不了正事,幹不了好事。

    在春秋戰國時期,有一位越王勾踐。他的國家被滅了之後,他變成了俘虜,什麼粗活都幹。對方的王——吳王給他一個還算不錯的房子讓他去住,他不去,以「我就住那個柴禾草房就好了」來提醒自己:來日方長,他要吃最差的、住最爛的,來激起自己的成長之心、不敗之心。

    在那種狀況下,他的心沒有失掉、沒有輸掉,就沒有失敗,而且未來的勝利就是他生命必然的一個結果。真正輸了的人,是心失敗了。因為失業,因為找不上工作而痛苦的人都是愚癡的人。對我來說,失業了,好啊!一定是有更好的職業在等著我。可能你會說:「你也許是一個生命的強者。」你會這樣想。其實,對每個人都一樣。這就是天道。你的心有沒有被滅掉?這是最關鍵的。所以,我們可以成為任何一個身分、任何一個形象。

    不要講面子,講面子是最害人的。我給你講一個「講面子」的爛事:有一個小女孩兒,在國內讀書考大學,成績不太好,爸媽好不容易做點生意賺點錢,就送她到加拿大留學。過去,這個孩子跟著老人家生活長大,從沒有離開老人,在她長大過程之中,她跟她姥姥——就是外婆,永遠都睡一個床。一出國,語言不通,兩眼無親,生活費很貴,學習壓力很大,又沒有朋友,她又不太會交朋友,又不懂得運動,也不懂得讓自己的心放鬆。在那留學兩年,有一次受不了了,她想:我非得回去見我媽。買機票沒有那麼快速的——那個時候的飛機不是天天有,一個禮拜一班。她提前五天買了機票了,最後臨到上飛機那一天,等不及了,結果自己在床頭上吊,吊死了,說:「哎呀!想媽想得實在受不了了,上吊吧!」

    這個事情說起來令人同情,但問題在哪裡呢?是她心中沒有了「生」的希望。她覺得人生之路全是斷掉的——語言根本不通、錢花光了、又沒有朋友、又不好給家裡全說、心裡壓抑等等。反正對她來說,什麼都不行。但是,每一個出去留學的孩子和移民不都是這樣嗎?挺過來了,就是勝利者。對不對?她就沒有挺過來。所以,同樣一個事情,不同的人去面對它的時候,結果就是不同的。有多少小姑娘就提了個提包,裡面就有一床小被子、幾件換洗的衣服,最後成為富豪的,也是大有人在的。

    你心中的定力還有沒有?你只有一種「生」的想法,就是死都不要想,失敗和你沒有任何緣分,「老子生下來就是強者,就是勝利者!」你越是這麼想,就會激發出自己的智慧之心,自然就會跳出很多有創造力的想法,有創造力的意念就會自然爆破出來。尤其是你信佛的話,相信你走到哪裡,佛一直都在看著你,都在愛護著你。

    天下沒有絕人之路,是自己心中絕了,自然就一切都沒有了。這個孩子出國,遇到這個狀況,很多人也會理解的,好像山窮水盡了,那死也是可以理解的,又很可憐。我再給你們講,台灣有一位大富豪也自殺了,自殺之後,別人統計了一下他的資金,屬於他名下的資產十個億美金。他可以常年巡遊世界各地,花天酒地,玩就好了,何必死呢?他的遺言是什麼呢?「人生好無聊,想買啥都有,太煩人了,沒意義!」他說:「我生命的光彩、我生命真正的意義已經過去了。」所以,你以為是貧窮才讓人走向絕路嗎?極度富有同樣可能走向絕路。

    用大慈大悲之心成就菩薩行

    到底什麼叫「好」呢?你心中充滿了希望,是永遠在追求、永遠也能得到、但是永遠也不能絕對地「得到」的一種概念。那就是大慈大悲。大慈大悲是沒有頂點的。你說是不是我現在走到這個程度就是大慈大悲了呢?沒有,沒有頂點。你自己都會問自己:「我心裡感覺自己大慈大悲了,那我幹了什麼事沒有?」一想,很多事還需要幹,像前頭這些災難,我們看到了,我們能幫一點,但你真正看到他們的那些痛苦,才會發現自己幫得太少了。世界上還有很多並沒有發生大天災的地方,但人災氾濫,你都需要去幫。你幫得完嗎?幫了好多人,到過些年,這些人該死也死了、該走也走了,再生下一群窮人、笨人、苦人、病人,你又得幫,你還沒幫多少,你也死了。所以,理想永遠都在實現著,但是永遠走不到頂點,自己的心也永遠死不了。我覺得這個倒是挺好的、挺划算的生意,你永遠走不向絕路的。所以,做佛教事業去幫人,是越幫越忙、越幫越忙,自己的事幹不完。我現在就有點這樣。如果能夠給我一個月時間閉關修行,那是我今生最大的奢侈,因為沒有時間。

    大家在這個道場裡坐在這兒做功七天的時候,大家知道我們忙了多長時間嗎?為這個道場至少忙了一年半!一起度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還有多少國內國外的同修弟子發心、捐款、出力。我們看到的每一尊佛像、菩薩像,每一塊地板,每一個墊子,都是大家的心血。那些感人的故事,說起來我話都沒法兒講了,非常令人感動。很多的發心捐款者根本不是什麼富人,是很窮的人。

    有一位老人家在農村生活,什麼都沒有,關鍵在於一顆心。後來,我就想方設法問她的孩子:「你媽媽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願望?」

    「沒有。」

    「是想升天堂?」

    「沒有。就是只要讓更多的人受益於菩提就好了。」

    很多人捐款還有個願望:「師父,捐個款,等我死了後接引我,讓我到佛那裡去。」「師父,我發心捐款,給我孩子上大學,給我孩子找個好對象、找個好未來。」她沒有。她的願望就是讓大家受益。這種人是什麼樣的人呢?菩薩!所以,我們要把菩薩的靈魂和自己的生命融合到一起。在外表,沒人看出你是菩薩,但是,知道你的、認識你的多數人,看到你之後,就像看到觀世音菩薩那樣——不是看到你的神奇,而是看到你的慈悲,看到你就高興得不得了。要這樣,你這個菩薩就真成就了。

    我們要做的,包括從生到死方方面面的──同修、鄰居、親戚生小孩子,過滿月,過百天,我們都去送禮慶祝,都要參與慶祝。有人走了或者需要我們誦念,我們就幫忙誦念──這也要選人選事,有些人家裡不信,根本不理睬你,你在那兒給人誦念,叫人給臭罵一頓,也不好。要看因緣,要看表象——就是看他表現的是什麼,他希望不希望我們幫忙?家長請你們來誦念,孩子過來罵街,那就麻煩。

    所以,一定要注意這些問題。有時候做好事,要有真心,還要動腦筋。不會做事,好事會做成壞事,要會做。做事要靠感覺,語言別太生硬、別死板。天下沒有絕對的事情,要注意給自己留下很多餘地。就算是做好事,還要對方希望我們幫忙,我們才做。人家希望誦念一天,你說:「既然是咱們有緣,我給你誦三天吧!」但人家還等著上班啊,知道嗎?所以,這些你一定都要去動腦筋,去觀察,要看人類的這些反應,去總結、探察對方的需要。這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正念、慈悲心是絕對要有的,人類很多的煩惱是受到文化習俗、民族宗教、家庭環境、成長環境、知識面、性格、年齡層面等很多方面的約束,在幫人的時候,這些都要想到。聽起來這麼複雜,那我們怎麼度人啊?其實,說的時候複雜,但是當你腦子裡有了這些意識,你就會學著觀察,再恰當地去幫人,就一定會好。

    要囑咐大家的是,如果不修行的話,通常來說是沒有能力的。我的感受是:你要修行,我教的這些方法要去用,包括運動、飲食、度人,還要有一顆快樂的心。大家有沒有讀到《覺悟之眼看起落人生》那本書?(同修:讀了!)這是很平實的一本書。轉一個念頭再來看事情,我們很多的事情就解決了,也算是智慧吧!轉一個念頭,轉一個感覺,轉一個視覺,轉一個角度,換個高度,你會發現這個世界不同了。簡單說,就是事在人為。有的人做事情,希望薄利多銷,這通常都能做好,都能盈利。有的人說:「我做了之後,就一定要賺一筆錢。別人一碗五塊,我要十五塊。」可以啊,但沒人買,不賠死你嗎?同樣一個事情,不同的人做,就產生不同的結果,說明什麼呢?你的心念不同,方法不同,最重要的是心念!所以,《覺悟之眼看起落人生》這本書就論述了好多觀念性的東西,論述了我對很多事物的看法和一些哲學概念(有時候站在我的高度,有時候站在一個普通人思維的高度)。這本書對我們做人做事應該是有一定幫助的,希望大家讀一讀,也希望你送給一些有緣的親朋好友看。這很有必要,都是度人。所以,我們度人的方式千變萬化,沒有一個固定的姿勢和方法,關鍵在於我們的心。

    我有信心,也有能力用我最大的努力,將佛陀的光芒,將我們的道場帶到世界各地。我會把你的那一點點發心放大成無數倍,讓它變成佛光,變成菩薩的慈悲大愛之光,去普照整個世界。那份光芒之中,就有你的一份心在裡面。你們都知道,只要我說到就能做到,甚至我還沒有說的,我想到就已經做到了。在生活中,我是一個非常不起眼的人,什麼都不會做,但是,在佛法上,沒有我不懂的。我會帶著所有的人,無論多或少,一起受益於佛陀的光芒、佛陀的智慧,至少讓每一個人改變自己的生命,走出自己那個小小的心靈,成為一個光彩的人,成為成功的人,成為幸福快樂的人,乃至不可一世的人。每一個人在這裡都能獲得我的能量,如果你回家去,回到我們的家鄉小團體,可能就會對你所面對的人有幫助。

    現在,請把你的手對著我的手(禪師誦念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讓我的衷心祝福,帶著藥師佛的真心,帶著千手觀音的無邊法力,將這份吉祥和能量送給你,讓你的手成為我的手,成為菩薩的手,成為佛陀的手,去幫一切有緣人。

    你應該收到了。

    今天,我們的結業圓滿,正是我們走向一個新的人生里程,一個新的最吉祥的、充滿著能量的開始!

    我在這裡繼續恭候大家,謝謝!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