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禅修-学员故事-怡喜
怡喜   |   韩国釜山

虚弱的身体,解不开的心结

2006年初,我的婚姻亮起了红灯,从此我对前夫充满了怨恨,每想到他一次,我就生一次气,长时间生闷气使我的身体像被堵住了似的,腹部硬得像一块石头。同年,我独自来到韩国。初到韩国时,因为经济、精神的压力,使得从小胃肠功能就很差的我,身体越来越吃不消,上两层楼都会气喘吁吁。

此外,折磨我的还有一个心结:在儿子咿呀学语的时候,我就离家在外,后来又到韩国谋生,几乎没有亲自抚育过他。儿子恨我在他成长路上的缺席,我却感到很委屈:我离家在外赚钱完全是为了他,他怎么能不理解我,反而怪我呢?

身体的虚弱、精神的折磨,让我常常想要了结生命,可是一想到年迈的母亲和未成年的孩子,我怎么都狠不下心来。我经常面对着大海绝望地想:我这么年轻,身体就这么弱,将来怎么生活啊?

真诚忏悔,解冻亲子关系

2014年5月,朋友带我来到釜山松亭菩提禅修中心。在第一次诵念观世音菩萨圣号时,我的眼泪竟控制不住地滚落下来。第二天中午,我独自来到金菩提宗师的法相前,感觉宗师正慈悲地注视着我,彷彿在说:“孩子,不要难过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再次不由自主地痛哭起来,心里的委屈、烦恼都随着鼻涕眼泪流了出来。

我开始面对宗师的法相恭敬地礼拜,礼拜中,我彷彿感觉自己就是我的孩子,开始体会到孩子没有妈妈陪伴的苦楚。我好后悔,当初怎么就没想到母子分离会给孩子带来伤痛呢?我亏欠孩子太多了!忏悔的泪水止不住地流,哭着哭着,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化解的方法。

母亲节那天,我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孩子,向他真诚地道歉。那一天,我们聊到了半夜。后来,我看到儿子在微信“朋友圈”(註:一种社交软体)里写道:“20岁的母亲节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的妈妈是世上最好的妈妈。我最爱我的妈妈。”那一瞬间,我的心好暖好暖。

化解心结,身心通畅

2014年8月,我开始到松亭菩提禅修中心做志工。师兄师姐们都非常关照我,让我以禅修为主,养好身体。我在认真禅修的同时还积极打扫卫生、做翻译,每一天都很充实。想不到我这么一个柔弱的人也能为大家做事了!
禅修两个月后,我有了力气,从开始走“八卦”两腿一直哆嗦,到后来能走1小时,上楼也不再气喘吁吁了。有一次我在法物室里竟搬起了一整箱的货物!

我每天都坚持禅修,能量满满。2014年11月至2015年2月,我每天只喝一点水,吃一点水果,却既不饿也不累,反而精神十足,身心清净。此后,我的肠胃功能越来越好,胃口也好起来了。

自我开始到韩国大田共修点帮忙以来,我看到人们由刚来时的愁眉苦脸,渐渐变得满脸笑容,别提我有多开心了!

此外,在金菩提宗师的开示中,我开始明白“因果”的道理,学会了忏悔、接受和承担,我的心一点一点地打开了。2017年5月,我彻底化解了对前夫的怨恨,再想到他,心中已十分平静了。从那以后,我发现腹部变得柔软,身体也通畅了。

把欢喜带给身边的人

拜师后,当我接到金菩提宗师所赐予的法名时,更是欢喜得笑出了声!我的法名是“怡喜”,我想,宗师一定希望我欢欢喜喜的,也希望我把欢喜带给身边的人。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运,不由自主地开始感恩身边的一切。

现在的我,时不时地呵呵笑着,看到随风而下的落叶都像是在跳舞,每个人的脸都像一朵朵盛开的莲花……大伙都说我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是啊,在温暖如春的菩提大家庭里,我能不变吗?